zyipx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寂寞的咖啡 ptt-寂寞的咖啡鑒賞-tdv6l

寂寞的咖啡
小說推薦寂寞的咖啡
双鱼梦到让自己觉得回不过神来的事情,她梦到端午在梦里跟她说“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双鱼梦到自己笨笨地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当端午伸手揽住她时,她却下意识地躲开了,然后,双鱼看到端午诡异的笑容和身边朋友们了然的神情,仿佛自己是掌中物,孙悟空最终逃不出如来的手心。
我們的青春:我的青春
早上醒来时,双鱼很迷糊,却在洗漱时猛然忆起梦境,她愣在水池边,半天回不过神来。她痛恨这样的梦,双鱼知道,当端午开始经常入梦,他便对自己有了不能忽视的影响了,虽然双鱼不知道最后会是怎样的一番境地。
如果说,端午是只猫,那么双鱼就是那只被逮住的耗子,是生是死全不由自己做主,双鱼常常不明白端午到底想干什么,于是,隐隐地,双鱼对端午有些恐惧。可是,并非端午对双鱼不好,相反,端午对双鱼很好,可就是这点好让双鱼更加恐惧。
女人你竟是我的初次
每次遇到端午,他都会说:“我们哪天出去玩吧。”双鱼就笑笑说:“好啊。”然后,聊天。然后,各自走开。然后,不再提起。双鱼很习惯端午这样没诚意的邀请,她觉得或者这就是端午和自己打招呼的方式,就像北方人一见面就问“吃了吗”一样,倘若你当真以为人家要请自己吃饭你便是傻瓜。可突然有一天,端午说,“我们去吃饭吧,就现在,走吧。”双鱼记得自己愣愣地看着端午,用力分辨这是不是又是一句客套话,一直到她坐上了端午的破烂摩托,端午问她“我们去哪里吃”时,双鱼才回过神来,原来这不是玩笑话。
混世小農民
那一次的经历很神奇,吃完了饭,双鱼和端午一直一直地逛,一直逛到双鱼觉得再不回去就进不了寝室门了,两个人才回学校。回到寝室自然少不了被室友们拷问一番,室友们一致认定端午对双鱼不简单,说其实端午一直都对双鱼特别好。双鱼听着,心想,可为什么我和他在一起一点心跳的感觉都没有呢,有的只是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的茫然。双鱼觉得没有办法跟室友说明白这样的感觉,她觉得端午只是喜欢逗弄她看她错愕的傻样而已。双鱼没敢把这样的想法说出来,她觉得室友一定会说自己变态。
暴發
那一晚,双鱼在室友“他怎么就什么都没跟你说”的叹息中沉入梦乡。可是,那一晚,双鱼并没有梦见端午,却梦见了小守,双鱼梦见小守紧紧握住自己的手,他说,他和他女人分手了。醒来时,双鱼发现自己哭了,这是她永远的梦,就只是梦,关于小守,她永远都无法触及,他掌心的温度她永远都没有机会了解。
双鱼曾经以为自己不会再为小守痛了,可她发现小守那句甜蜜的“现在我最怕的就是她了”还是让会自己的心微微发颤,但是双鱼不能告诉小守自己的难过,因为当小守对双鱼说“对不起”的时候,她就对小守说:“安,我们之间用不到这样,我就是比较习惯你在我身边而已,习惯可以改的嘛!”双鱼想,我否认为他难过,小守就可以安心了吧!于是,双鱼保有了这个朋友,却好像失去了自己。
魔帝寵妻狂:天才馭獸九小姐
三國演義 羅貫中
现在,虽然端午出现了,双鱼却好像还是没有找到自己。双鱼告诉自己,别再轻易相信自己的感觉了,别再误会了,否则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小守就是这样一次糟糕的经验,双鱼曾经和小守同进同出,他们说一些暧昧不清的话,做一些亲昵的动作,从不解释他们其实还只是朋友而已,然后所有人都说,你们真配。可最后,小守对双鱼说,“我不配你,我们遇见太早了。”那一刻,双鱼让自己微笑,故作镇定地对小守说:“当然啦,你才知道啊!”
第二天,双鱼整个人就像是掉了魂魄一样,缩在沙发的一角,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没有做,包括哭。那之后,双鱼便把关于小守的一切都封存起来了,她觉得那些都没有意义了。然后,有好长一段时间双鱼不再做梦,至少不再梦到小守,双鱼觉得,那真的是全部都完结了。一直到和端午出去吃饭的那一晚,小守再次入梦,双鱼觉得自己糟糕透了。
然后,双鱼开始低潮,不想说话,不想搭理人,不想吃饭,只有床才对自己有吸引力。在路上遇到端午,双鱼低着头走过,双鱼觉得自己真是没心没肺,对人恩将仇报的,可是终究双鱼没有办法对端午坦然,因为室友的猜测,也因为她发现自己对小守还是放不开。
几个星期后,小守过生日,双鱼给小守打电话,打了好几次,小守却一次都没在寝室,不是还没回来就是刚刚又出去了。双鱼想起高中的时候,每次小守生日,他们都要去学校边上的KFC大吃一顿,可是现在,双鱼却找不到他,是不是因为两个城市的距离才消除了她和小守的全部可能?双鱼抱着电话发呆,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然后,她听到楼下有人喊自己,是端午。双鱼趴在窗口,看着端午仰着头对自己笑,双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快乐一点,可端午的的确确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来救她了。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鬼事當鋪
“下来,丫头,带你去个地方。”端午很兴奋地叫着,双鱼笑笑,她觉得那笑容一定很惨,可她还是下了楼,怕自己一个人会哭。还是端午那辆破破的摩托,端午说,那叫艺术,双鱼就傻傻地笑。开出校门的时候,双鱼的室友迎面走过,很暧昧地叫着双鱼的名字,双鱼神情木然,什么话都没有说。
端午把双鱼带到一条幽静的马路,车很少,人也很少,还有很大的树荫,两边都是老房子,各式的老房子,错落有致。双鱼诧异地看着端午,端午很得意地笑。端午把车停在路边,拉着双鱼走在马路当中。双鱼很被动地被端午拉着走,有点懵,她看着端午轮廓分明的侧脸,她还是觉得自己不明白这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心里想的,双鱼一点也猜不到。然后,双鱼盯着自己被牵着的手,就那么自然而轻易地被牵着了,她似乎不能说“不”,那会显得很小气。双鱼想,倘若被室友看见了,又免不了要大惊小怪一番了。
那条马路似乎出奇的长,他们走了好像有很久的样子。端午很少说话,只是往前走,仿佛走路是他的使命一样,双鱼开始觉得有些不耐烦。双鱼有些自责,要换作以往,她非高兴疯了不可,这样的马路是双鱼最喜欢的,可是她却一点看风景的心情都没有,就只是不停地看手机,她在想,小守或者会给自己发个消息,好表示他知道她在找他,可是这手机就像这条马路一样安静,甚至更安静,双鱼忍不住叹了口气。
休夫 白衣素雪
端午停下来,看着她,“你是不是不想走了,丫头?要是想回去了就说。”双鱼看着端午的眼睛,他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失望,那一瞬间,双鱼觉得自己后悔了,她想起室友说过“要是你真对端午没意思,还是不要总答应他的邀请的好”,双鱼觉得自己是个残忍的人,没有心肝,眼前这个人只是想和自己分享快乐和惊喜,可她却心不在焉。
双鱼努力地扯出一个微笑,“没,只是有点低潮。”然后,她在路边坐下,拍拍身边让端午也坐下。“端午,”双鱼说,“谢谢你带我来这里,这里很棒,我很喜欢,只是,我有点对付不了自己。”端午说:“你可以说给我听的,要是你愿意说的话。”双鱼看着端午,他看起来很认真,从未有过的认真表情。许久,双鱼笑了,她说:“端午,认识你真好,真的。我没事,让我歇一歇,缓缓就好了。”然后,她掏出手机,按下了关机键,她想,只因为一个梦就又为小守纠缠,实在是太傻了,小守在他的城市有他自己的生活,那些是她融入不了的,那些重要的时刻他们没有办法相互陪伴,他有他的她,或者她也该考虑有个自己的他。
双鱼抱着膝盖,侧着头靠着自己的臂弯,“端午,你知道吗,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在这样的一条马路上开一家咖啡馆,小小的,很温暖,煮最好喝的咖啡,安慰那些想哭的人。端午,你知道吗,其实我觉得,咖啡是最寂寞的饮料,最寂寞的。”端午看着双鱼,她慢慢地闭上眼睛,很悲伤的样子,突然她的睫毛一颤,一大颗眼泪落下来,很快地跌碎在马路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那天,他们有一直到快熄灯的时候才往学校骑。双鱼坐在端午后面,看着他宽阔的后背,有一种很安定的感觉,她想,自己或者会开始依赖这个人,一如当年她依赖小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