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ssi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終於一無所有討論-落落,再見熱推-32o4c

我終於一無所有
小說推薦我終於一無所有
我一直不知道永远的定义是什么
直到你悄然来到我身边
你告诉我永远就是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
你对我说你会陪着我一直到永远
倦客紅塵
紅樓之縱橫四海 遍地滄桑
我安静的看着你好看的眉眼
傻傻的望着你微笑
我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幸福
我以为我终于盼到了一份天长地久
可是再美好的承诺也抵不过现实的摧残
原来你说的永远也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眨眼
并不是想象中的一光年
——黎落
幸福总是没那么容易,所以才会让人那么着迷,我以为我会跟周炎毅好好的,一起毕业,一起成家。
我以为我已经经历了足够多的磨难,已经练就了一身百毒不侵,不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可以面不改色,镇定自若的解决它们。
所以我一直以为,我再次见到施琪或者夏曦的时候,我会很坦然的对他们微笑,然后像是所有久违见面的老朋友见面一样跟他们说:好久不见。
可是纵然我如此为自己做好假设,在真正遇到施琪跟夏曦的时候,我依然像个得了心脏病的患者,心脏处隐隐的抽搐。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在上完自习后回到宿舍。
我打开电脑,登上QQ。
陰人選妻 撼動猩
鼠标滑过最在乎的人那一组时,我发现暗了很久的夏曦跟施琪的头像竟然同时亮着。
我正想着要不要跟施琪道个歉的时候,QQ滴滴的声音传来,然后施琪说:“落落,你怎么换号码了?”
最強寵妃:呆萌小暗衛
我突然想起那天晚上,手机摔了之后我就没有再去捡,我怕一看到那个手机我就会想起施琪,想起夏曦。我固执的以为只要看不到,我就不会再想起了,于是我换了手机,同时也换了号码。
我没有告诉施琪,那个我最爱的女生,因为每次想到她,我的心都会痛。
“落落,你在吗?”施琪见我不说话,又问了一句。
我连忙回应:“在呢。”
那边施琪沉默了很久,然后直接给我发了视频邀请。
我犹豫了下,然后点了接受,始终要见的,不是吗?不管在哪,不管什么时间,我们始终是会碰面的。因为我们彼此放不下,这就是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
看到施琪的那一瞬,我愣了愣,因为那么小的视频内,我看到不仅仅有施琪,有骆宁,还有那个我一直念念不忘的人,夏曦。
我惊讶的睁大眼睛,施琪笑着说:“傻瓜,不要看了啦,是我们。”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咬咬嘴唇,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们三个怎么在一起?”我终于想到一句话,然后便脱口问出。
“那你先猜猜我们在哪里?”施琪调皮的笑笑,我看着她的笑,仿佛觉得回到了从前,我们都还是不谙世事的小女生,每个人的心里住着一个童话,不愿意让任何人来打扰。
“不知道。”我望着他们,轻轻的说。
施琪收起了笑,然后认真的看着我,说:“落落,我们就在A市呢。你一直不联系我们,所以我们终于决定来A市找你…”
家教畫咒 黑醋栗
我本来就起伏的心情在听到施琪的这句话时,突然间波涛翻滚。
我有些语文伦次的说:“在A市?你们什么时候,怎么来了?”
“因为我想你了。”这时,夏曦好听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我一直勉强撑起的防线终于在听到这句话时被击破,然后便泪如雨下,溃不成军。
“落落,不要哭。”夏曦的眉头微皱,眼里是满满的心疼。
我看向他,心突然间变得空荡荡的。
“落落,你现在能出来吗?有些话,我想当面跟你说。如果可以,我们在星光等你。”夏曦说。
我点点头,说了个好字,就快速的关掉视频,我怕再多看一眼,我的心就会疼的无法呼吸。
一路小跑到星光,施琪在门口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她笑着说:“亲爱的,好久不见。”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回抱了她,没有说话,然后被她领进了一个包间。
进去后,我看到了坐在正对面的夏曦,依旧是白色的衣,亚麻色的头发,长长的刘海,还有,就是那双依然好看的眼睛。他在看到我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落落,你的脸色不太好。”
我曾以为我们除了好久不见,便是相对无言,却没有想到,再次见面的开场,竟然如此简单,于是我笑着说:“前段时间没好好吃饭,胃病又犯了,所以最近有些不舒服。”
夏曦张张嘴,却又在看到我眼里隐忍的眼泪时,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
这时,包厢陷入一片沉寂,施琪于是说:“落落,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我…把孩子打掉了,因为他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停顿了下,她继续说:“骆宁…说他不介意…所以…我们现在在一起。”
我看向骆宁,他眼里有淡淡的雾气升起,我于是笑着说:“骆宁啊,施琪是个好女孩,好好待她。”
影視教皇 黑夜之皇
骆宁点点头,看看我,又看看施琪,说:“我会照顾好施琪的,那么落落,你呢?”
正在这时,专属于周炎毅的手机铃声响起,我按下接听键,周炎毅焦急的声音传来:“落落,你在哪呢?我刚刚扣你你不在,然后问你室友,她们说你出去了。”
“以前的高中同学来了,你要出来见见他们吗?我们在星光呢。”我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终于完整的说出这句话。
周炎毅轻轻的说好,然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我笑着对夏曦说:“我男朋友打来的,他说他等下来找我呢。”
枕上寵婚,總裁前妻很搶手 怡香
施琪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尖叫道:“黎落,你怎么可以移情别恋呢?你知不知道夏曦为你付出了多少,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我们一致决定在十月一号过来,夏曦早就过来找你了?你知不知道夏曦为了你,为了不再跟欣诺再有牵扯,他连书都没读了??!!”
我看着她,又看看夏曦,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
为什么,又是这样…为什么,又是我错了…是不是、我做什么都是不对的?
施琪看我不说话,又继续说:“落落,你怎么可以这样呢?”
我看着施琪气的发白的脸,夏曦震惊的表情,以及骆宁心痛的眼神,终于忍不住对她吼道:“我错了吗?是你他妈跟我说你怀了他的孩子。你怎么可以就这样否定我的感情,怎么可以就这样将我的伤心难过绝口不提。我为了他开始茶饭不思,为了他变得不言不语,我他妈为了他我都快半死不活了!是不是我死了,才是对的呢?”
哭着吼完这些话,我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然后我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我抬起头,看到夏曦红红的眼,我虚弱的笑着:“你看,无论我做什么,都是不可原谅的,是不是?”
夏曦拼命的摇头,说:“落落,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时,门被打开,周炎毅在看到我的时候,先是慌忙的想走过来拉起我,然而在看到夏曦的时候,他突然间停下了脚步。
我挣扎着脱离夏曦的怀抱,正准备走到周炎毅身边,周炎毅的一句话,却让我心如死灰。
他一脸受伤的看着我,说:“落落,我是他的替代品吗?”
娛樂圈小翻譯
我摇摇头,想否定他的自以为是,我想说炎毅,你就是你,你不是夏曦,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可是我却仿佛突然失了声。
然后我看到周炎毅的眼泪一滴一滴从眼眶中滑落,然后他头也不回的跑出去。
我追着他跑出去,一边哭一边喊:“炎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说啊…”
異客之旅 林中清風
他回过头,昏黄的灯光下,我看不清他的脸,眩晕感再次袭来,于是我慢慢走向他,我说:“炎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一边哭一边说,眼泪模糊了视线,我模糊不清的往前走。
距离越来越近,就快到他身边的时候,我看到他突然向我跑过来,他一边跑一边喊:“落落,你退回去,退回去…”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我说:“你听我解释啊…”话还没说完,我被拥进一个结实的怀抱,他抱着我说了声:“落落,再见。”然后就把我推向一边,刹那间,我看到他的身体呈抛物线飞出去,然后重重的落在地上,血从他的身体里不断的喷涌而出,涌进了我的心脏,堵塞的我喘不过气来…
生活就是那么一出戏,可是为什么却有相同的戏码,这样演了一遍又一遍难道不烦吗?!就不会…换一出吗…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相似的情节,而且偏偏,都发生在我身边,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那次我差点失去夏曦,这一次,我又要失去你了吗?
萌受別耍
我哭着跑过去,我想叫叫他,可是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想起了他刚刚的那句道别,仿佛宣布了他再也不愿意醒过来…
我抱着他逐渐变冷的身体哭的声嘶力竭。
我环顾四周,大声的喊:“救护车啊,救护车在哪…?”
在泪眼婆娑中,我看到了站在星光门口的夏曦,施琪和骆宁…我想说,如果他死了,我们就真的结束了。
我想说,如果他死了,我就真的不会再原谅你们了。
我想说,我们都活得好好的,为什么你们又要出现,又要打乱我刚刚平复的生活…
可是我在看到夏曦泪流满面的脸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夏曦,你是懂我的,对不对?事到如今,我们真的…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