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g2k精彩都市言情 丫丫的我愛你 夕涵墨-藍海醉伊情分享-6sgpa

丫丫的我愛你
小說推薦丫丫的我愛你
蓝海醉伊情 ◎墨沁莯(夕涵墨)
——夏海殇,墨伊阳爱了你这么多年。
——夏海殇,你个混蛋
“夏海殇……”墨伊阳曲膝坐在床上,手指因愤怒而紧握手机而泛白。黑眼眶里大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手机上不断显示的群众消息,他的话,却句句伤人。
“你个IQ负数!”
“我EQ负数也总比你IQ负数好。”
“鄙视你?你还不配!”
“怎么不说话了?怕了?”
……
原本只想在群里发泄一下电脑被抢的坏心情,却不料,得到了他的冷嘲热讽。刚刚还好好地,不是吗?
泪不由得米勒眼,墨伊阳扔开手机,环着膝,哭了。
“夏海殇,你个混蛋!”
仿佛想起些什么,她忙起身,跪在床上,翻开床头柜找到了那张毕业照,慌忙的手脚这才平静下来。她捂着嘴,泪掉了,指尖颤抖着抚上那张毕业照,那个人的身影,高高瘦瘦的他,站在人群中间。
泪打在毕业照上,晕开一层薄薄的水色。墨伊阳将它按在胸口,头往后一靠,发出一阵闷响。
“夏海殇,你好狠。”
记忆仿若回到了那几年,高高瘦瘦的他和矮矮小小的她传出的那段轰轰烈烈的绯闻……忆回那年初……
諸天裏的一棵樹 願勝
——夏海殇,别对我那么好
“伊阳,我们换下值日生吧,我下午有点事。”班长闫瑶拍拍墨伊阳的肩膀,浅笑道。墨伊阳不情愿的转身,这闫瑶,典型的笑面虎,真讨厌。她努努嘴,本想拒绝,但是转而一想,今天下午的值日生还有。夏海殇!她猛地点头,要知道,和他一起扫地不容易啊不容易!
闫瑶笑着道谢,墨伊阳透过闫瑶,看见了后排的他,高高瘦瘦,伏在桌上,嘴上还噙着浅浅的笑意。墨伊阳脸色一红,丫的,又范花痴了。
不觉,伴着铃声,大家都背着书包一哄而散。
劍擊長空
墨伊阳哼着小调理着书包,笑的那叫一个花枝乱颤,风情万种。诡异慕轩彬搭着单肩包走来,道:“伊伊,快点回去了!”墨伊阳一扬笑,说:“今天我值日!”慕轩彬撇撇嘴:“真悲凉!”墨伊阳看看四周,在慕轩彬耳边轻轻地说:“有他哦!”慕轩彬作惊心状:“纳尼?尼纳?真的假的假的真的?”墨伊阳笑着点点头,慕轩彬鼓励地拍拍她的肩,说:“亲,加油,上去,扑到,吃掉!我先走了!”墨伊阳嘴角猛抽。
“嘿!我当时闫瑶呢,原来是我们的伊姐啊!怎么了?想念海哥了?”苏以建欠扁的脸闯入墨伊阳的视线,墨伊阳翻翻白眼,说:“闫瑶说,她有事。”
“哦……”
“苏以建,扫地!”一道淡淡的音传来,是夏海殇,他的声音总是带着一股磁性,声线很好听。如泉水般,却不分悲喜。
苏以建吐吐舌头,跑走了。
夏海殇迈着缓步走向墨伊阳,走到她跟前,两人离得很近,但夏海殇却比她高出整一个头多。他背光,遮去了视线。一条黑色的T恤配上一条牛仔裤,明明不突出的搭配,却被穿出了不同的韵味。
“墨伊阳同学……”他的声音响起。“有!”墨伊阳立马回答,一回答就后悔了,囧了囧了,只是什么回答?她的脸顿时爆红。夏海殇勾上一抹邪笑,凑近她的耳畔:“麻烦不要打着扫把乱扫哦,且,你弄脏了别的地方哦。”说完,饶过他,离开了。墨伊阳一愣,天啊,他在干嘛?将别人弄好的垃圾全部扫开了,糗了糗了。
冥妝
费尽千辛万苦扫好地,墨伊阳,夏海殇,苏以建三人同步回到老师家,路上人不多,夏海殇站在中间,和苏以建有说有笑的,偶尔让墨伊阳插几句。突然,肩上多出一只修长的手臂,她抬头一看,夏海殇将手搭在她和苏以建的身上。
好吧,她又飘飘然了……
——真真假假,我喜欢你
午日的阳光带着点毒,不愿出门的宅女墨伊阳伏在电脑桌前,无聊的听着音乐。突然,QQ殇眼熟的图标亮起,是他!
墨伊阳忙点开,他问作业,好吧。墨伊阳只能如实回答,两个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钱的问题。
QQ——
夏海殇:我喜欢你
Ing——
墨伊阳看着电脑殇那行字,没有看错吧?他…说喜欢她?马上,又来一条:“兜兜里的钱。”
墨伊阳又桑心了
QQ——
琉璃美人命
墨伊阳:……
夏海殇:我喜欢你
墨伊阳:谁信,又是兜兜里的钱吧
夏海殇:兜兜里的钱
墨伊阳:就知道,可是我没钱
夏海殇:我喜欢你
墨伊阳:兜兜里的钱
夏海殇:不
Ing——
墨伊阳以为自己有希望了,他却说:“你全部的钱!”墨伊阳汗颜了,感情他在耍自己。
QQ——
墨伊阳:……
夏海殇:我喜欢你
墨伊阳:全部的钱
夏海殇:不,我真的喜欢你
墨伊阳:钱
夏海殇:真的,爱信不信
墨伊阳:……
Ing——
墨伊阳顿时愣了,他喜欢她么?又在耍他吧。她自嘲一笑,但是心里却乐开了花,但由于矫情,她转移了话题。
或许,那是她有生以来最后悔的事……
——因为你说你来,我才来,你却离开了
早已毕业的时光已经迎来了初中期中考,期中考后,小学同学打算回小学看看老师,而对墨伊阳来说,那是看看同学。
考好了试卷,下午,便匆匆去了小学,到时,已有几人守候,往来望去,却看不见熟悉的身影,人差不多到了,他还没有来,墨伊阳不免有点失望,这时陈文浩问:“海哥呢?”苏以建看看墨伊阳:“海哥说,因为伊姐来了,他就不来了。”四周冷漠了,大家看着墨伊阳,她自嘲一笑:“你们看着我干嘛?要不然我回去?你们把他叫来!”陈文浩一笑,说:“我们进去吧!”大家才散了。
夜長,人不寐 慵懶的小蛋蛋
墨伊阳低头,苦涩的说:“夏海殇,你说因为我来,你不来,可是你知道吗?因为你说你来,我才来,你却离开了。”
、 、 、 、 、 、 、 、
墨伊阳睁着眼,回忆着过往的一切,一闪而过的一切,那些和慕轩彬一起对天说吃醋的,那些和他一直聊天的,快乐与伤心,都那么历历在目。
再爬起,泪已经风干,他翻出同学录,那字迹,让他又落泪了,她一手从身边捞来手机,他已经下线,只留下那些伤透人心的话语。她点开说说,打入一行字:《一个人想着一个人》,致我儿时的欢乐和未说出口的告白。
“夏海殇,就这样吧……”
片尾曲缓缓的想起,我怔怔的坐在电影院的沙发上,一抹脸,我竟然哭了。缓缓响起的《一个人想着一个人》和那句话,记忆深刻。夏海殇…墨伊阳…
谁会揭开我的伤疤?来诠释我儿时的后悔?亲身经历的实情,为什么到头来要别人告诉我?
指尖的颤栗,让我莫名的伤感,蹲下,又哭了。
依稀记得
以前问夏海殇,说,墨伊阳和我有什么区别?我们都姓墨。那时候的夏海殇说,只因为你不是她。
夏海殇啊夏海殇,你不是说?你爱的是墨伊阳吗?为什么,要用这篇故事,用着你和她的名字,却演绎了夏海殇和墨沁莯的一切?
夏海殇,为什么?要不是今天朋友买的电影票,我一辈子也无法看见,也不愿看见那一切了!
我又一次点开了说说,发了一条:为什么要用你和他的名字却演绎了我们两之间的故事?致我儿时的欢乐和未说出口的告白。
还是说,着悲惨的结局,是你要警告我,不要对你抱有任何幻想吗?
夏海殇,就这样吧……
本文全部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