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owh好看的都市小说 鍋蓋鍋子來了 ptt-番外三熱推-w4fyp

鍋蓋鍋子來了
小說推薦鍋蓋鍋子來了
第三十九章 我喜欢喜欢我的你
蒋俊一直坐在司令台上,偶尔会有一两个人路过,但每一个都让他失望。每一个都不是他要等待的那个。
直到晚自习下课也没能等到他。他还是接着等了会儿,但是还是没能等到。
“这也算是给了回复吧。”蒋俊耸耸肩,安慰着自己,现在可以放下了吧。他慢慢的向地下车库走去,“是时候该回去了。”
坐上自己的小毛驴时,还是不甘心的拿出手机看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男人的遊戲
是蓝家汎的来电。
他直接接了,那边气喘吁吁的问:“你在哪儿?”
英雄聯盟之開掛打臉系統
“嗯?”
“我说你/他/丫的在哪里?”整个操场都是蓝家汎的声音。有些疲惫却又有些生气。听到他的声音,他马上下了车,“你站在那里等我。”说完就往操场方向跑去。
一个身影站在司令台前,“蓝家汎?”蒋俊示意性的叫了一声。
紧接着换来的就是,蓝家汎的拳打脚踢。
“你是女生吗?男生寝室进不去吗?过来找我就那么难吗?说好要表白,又逃跑。你有什么用啊。”蓝家汎说完一长串有点累了,然后说了句:“我歇会儿。累死老子了。”
明末國色江山 巨火
“嗯。”蓝家汎说的太快,让蒋俊一时之间没能完全消化。
“好了,我继续。”完全处于呆萌状态的蓝家汎继续自己的唠叨:“你说你这几天手机手机打不通,别人都联系不到你,多让你担心啊。”
“你担心吗?”
“别插嘴。”
“好。”
“训练也都不来了,你说你浪费那么多青春怎么就不训练了呢?这个不说好了。你这个人还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的啊。你多等一会儿会死啊。你说我刚刚要是不打电话给你,你是不是就走了?”蓝家汎看了看蒋俊的表情,用手指指了指,然后继续说教:“你打个电话就应该知道我手机关机了啊。玩了一个早上了,晚自习当然没电了啊。你能用用脑子啊。简直是气死我了。好了,现在你可以说话了。”
蒋俊十分没有情调的问了句:“你渴了吗?”
“我是不是白来了?”蓝家汎十分不爽的说了一句话。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说了这么多该渴了。”
“那你不是应该先问答案嘛。”蓝家汎瞬间炸毛~\(≧▽≦)/~啦啦啦。
“你来了就可以了,答案不重要了。你不喜欢我,我也是知道的。”
“你能不能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的身上?”蒋俊比蓝家汎高一些,蓝家汎一步上前,双手放在身后,脚往上轻轻垫了点。嘴巴直接亲到了蒋俊的唇上。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但也足够让蒋俊失去理智。
“你知道你在干嘛吗?”
“知道。”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我在向你表明我的心意。我知道起码我不是一个胆小鬼。”
蒋俊一把拉过蓝家汎,拉着他跑到司令台上,将他带到后台没有人去的过道。
蒋俊将蓝家汎按在墙上,过道中没有灯光。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受道彼此在旁边而已。
“蓝家汎,你的心意?你这是什么意思?”蒋俊的声音有点不满,好像这些日子被人耍了一样。好像这段日子自己演绎了自己的苦情戏。
“我想,我喜欢喜欢我的你。”蓝家汎天生受样的伸了手抱住蒋俊。
“那之前?”
“之前我在确定我的心意啊。”
“那么久?”
我能提升功法 死人林小白
“不久一点我怎么可以好好确定。”
“现在确定好了吗?”
“好了。”
“结论是什么?”
“结论是……”
討債寶寶:爹地,吃了要認賬
“我想我知道了。”蒋俊附身吻向蓝家汎,不同于刚刚的蜻蜓点水,而是长情的深吻。
那天的夜空并不美丽,但是在两人的眼里却异常的不同。因为两人都勇敢的去面对了自己的感情。这样的勇气很难得。
其实从蒋俊向蓝家汎告白的那天起,蓝家汎就在一直思考一个问题——“自己到底是不是同。”
那天叶橴芯和他说晚上有人要和他告白。他一想就知道是谁。那时候的他,就是想知道如果再听一次告白会是怎样的心情。但是,那天蒋俊逃跑了。他没有理由给他打电话,没有理由给他发短信。只能从别人那里知道还是没能联系到他。他开始担心起来,是因为自己吗?那自己的心意到底是怎样的?
某次和李不步和曹真一起吃饭的时候,蓝家汎问了句:“你们怎么看待同?”
两个女生没有多大惊讶,毕竟多少也知道点什么。
“你怎么看待?”
“我不知道。”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儿。”蓝家汎安静的听着她们不大的声音,“这无关性别。只是爱了那个人。不过那个恰巧与你一样性别罢了。”
“今天的红烧肉挺好吃的。你要是不吃我们就吃了。”两女子趁机抢劫蓝家汎餐盘里的菜。
连着几天,脑子里都是那句:“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儿,这无关性别……”
那天早上,蓝家汎的手机一直被曹真她们借去看视频。所以晚自习正好没电了,他也就让他关机充电了。
等回到寝室打开手机看到那条短信时,他连外套都没穿就直接冲了出去。等跑到那里,却没有见到那人。心中怒火瞬间燃烧了。之前是他害怕,是他错了,但是这人怎么不勇敢一点。
当打了电话他回到这边的时候,心里所有的委屈都变成了唠叨的话语,一点点的向他发射。
还好,没走,还好还来得及。
几年后,荷兰某现场婚礼上。
“蒋俊,你给我死过来。”一个房间中蓝家汎的咆哮。
“家汎,忍一忍等会儿就见到了。”叶橴芯安慰着蓝家汎。
“忍个屁啊。为什么我这件衣领里有一个‘受’字。”
叶橴芯扯过衣领看了看,依然是没忍住笑。但被白了一眼之后,就收了收,装作一本正经正准备说的时候。
门口另一个声音出现了:“这得尊重事实嘛。”
“李不步,你来的真早。”
“不好意思。因为我耽搁了。”李不步身边的男生道了歉。
“不介绍一下?”蓝家汎坐在那儿一副老大的样子。
“我男朋友,林涵。”李不步笑着蹦到蓝家汎身边去坐下。
“挺帅的嘛。”
“那还用说,他可是优良血统的。我跟你说,他妈妈很漂亮的。”
“见过家长了啊。”叶橴芯调戏的口气。
門後的手
“嗯。经常。”李不步挥挥手说,“不说我了。说说家汎才对啊。”
“我?现在脑子里就是衣领上的那个‘受’字。极度不爽。”
“你该。他为了陪你,还留了个级,算是补偿吧。”
“这样也行?”
“当然。”
帝凰
婚礼很简单,但现场满满的爱。
婚礼后,几个人阻止了打麻将。对于这个,大家觉得很神奇。一对出国结婚的夫夫的行李箱里居然装了一副麻将。
那天晚上,蓝家汎告诉了大家什么叫做人逢喜事精神爽。
因为打了一个通宵的麻将,最后的结局是:蓝家汎一个人糊了一个晚上。什么十三幺,清一色,大四喜统统都糊了个遍。
“我以后结婚的时候也要打麻将,实在是……”李不步趴在林涵的肩膀上累垮了。
“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学到了学到了。”李贤民抱着李思真笑着说。
李思真跳下父亲的怀抱,走到蓝家汎的身边,蓝家汎一把抱起她。
“干妈,爸爸说赢了钱要分红包的。”
“干妈?”蓝家汎被李思真的称谓吓了一跳。
“你嫁给了干爹,那就是干妈了啊。”
“思真真乖,到干爹这边来。干爹给你红包。”
蒋俊抱过李思真,笑着看着一脸怨气的蓝家汎,又过去亲了亲蓝家汎。
引来李思真的一句:“干爹干妈下次要亲亲ლ(°◕‵ƹ′◕ლ)的时候告诉思真,思真是小孩子,大人亲亲的时候要闭眼的。”
一阵欢笑在房间里传出。
全日制求愛大作戰 舟欣欣
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吧。
爱情也是那么简单的。
不过是两个人的事儿,无关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