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jra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笔趣-1001 沉醉不知歸處展示-j2k5i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大概是星期三的早…凌晨,天黑,房间里也黑。
因为昨天下午喝太多了,龙之介不得已要起个夜。
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存在了三分钟后,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看见的不是天花板,而是静可爱,今天的静可爱还是……?!!
不对呀,这不是静可爱,起码静可爱的头发没有这么短。
等会儿…自己昨天是,对了,昨天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回来的,吃饭是和……
啊,这不是重点。
龙之介赶忙睁大仔细看了一下枕边人的脸,光线很弱看不全,但能知肤白胜白玉。
oh,no!
再往下一点,脖子很白,如天鹅颈般洁白优美。
oh,no,oh,no。
再往下,锁骨也能看清,精致而又充满诱惑。
on,no!
再往下啊,这是不该看到的东西。
oh,no,no,no,no~
龙之介心里直拍头。
他不能手动拍头,因为右胳膊被这姑娘枕着,左手放在人家姑娘腰上。
他慢慢深呼吸了一下,想要保持镇定,但钻入鼻子的好闻味道,让他又凌乱起来。
龙之介稍咬着牙忍耐着,随后又低头往自己的身上看去。
哎,我去,又是不该看到的样子。
自己酒后对阳乃乱来了?
嗯,是阳乃ꓹ 他也记起了一点昨晚的事。
可这也不对吧?
龙之介眉毛稍微纠结在一起。
他昨晚喝的都是柠檬水,一点酒都没喝呀ꓹ 又何来的酒后乱性?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
昨天下午,夜幕降临,龙之介和阳乃还在居酒屋里吃喝。
他们面前的杯子也都快全部空了。
阳乃喝了不少的酒ꓹ 但未去卫生间,虽然有些醉样ꓹ 但还是没有醉。
龙之介只喝柠檬水,自然也是毫无异样。
阳乃见被炉桌上东西不多了ꓹ 便拉过桌角的电子点单器又操作起来。
龙之介见她还要来ꓹ 便劝道:
“差不多了,别喝醉了,要是你一觉睡到明天中午,那怎么帮雪乃呀?”
“没事没事,相信我,我会帮你解决好的。”阳乃吐露酒气说道。
好……吧,既然阳乃兴致很高ꓹ 那就稍微陪陪她吧。
毕竟她是雪乃的亲姐姐,自己的妻姐。
龙之介不再劝ꓹ 拿起桌前自己前面吃剩的半串面筋又吃起来。
三口吃完ꓹ 他还舔了一下签子。
这种高油脂、高热量、高盐份的食物吃了确实让人口非常渴。
龙之介也又喝起了柠檬水来。
——–
等服务员推开房间门ꓹ 再次重新上好韭菜之后。
阳乃端起新的一杯酒说道:“这么喝ꓹ 太单调,不如玩个游戏吧?”
正研究自己看着眼前这杯红色的东西是什么的龙之介点了点头:“没问题。”
“嗯ꓹ 那行酒令你会吗?”
“当然不会了ꓹ ”龙之介抬起头来ꓹ “毕竟我连酒都不喝呀。”
“诶?我可是连酒都不会喝,但酒桌上的事就很熟悉了呢。”
“那玩飞花令吧ꓹ 我说一句古诗,你用后一个字说一句。”阳乃说了一个龙之介会感兴趣的。
龙之介点点头,笑道:
“这我倒是有点意思,不过凭借我的实力,怕是好长时间一杯饮料都喝不了,全让你喝酒了。”
“哦豁,这么自信吗?不愧是满分第一,”说着阳乃微微一笑,
“Ανδενμεθύσεις,θαμεθύσειςκιεσύ。”
龙之介笑容一僵,这年轻人不讲武德呀。
“算你狠。”他端起服务员新端上来的红色好似葡萄饮料的杯子,一口一口直到喝干。
阳乃笑眯眯地提醒道:“是两杯哦。”
“知道。”龙之介放下杯子后,迅速喝了另一杯。
然后他对阳乃说道:
“刚才是你先说,现在换我先说,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阳乃笑容依旧,并不说话,只是端起面前渐变绿色的酒一杯干净。
龙之介见状,眼皮子一跳。
阳乃阳乃喝完后,还把杯子倒着拿,以示自己喝得是干干净净。
而后她故伎重施道:
“Ταλουλούδιαδενείναιγοητευτικάκαιοιάνθρωποιγοητεύονταιαπόαυτά。”
龙之介脸上的肌肉跳了跳,这哪是什么飞花令?直接就是拼酒量呀。
不过咱技不如人,那就喝呗,反正只是饮料,自己是不亏的。
龙之介也自觉把面前的两杯饮料一饮而尽,打了个嗝。
“湘江水逝楚云飞。”
愛你只是一場交易
阳乃这次并未直接喝酒,而是端着空酒杯定定地看着龙之介。
她还眨了眨眼睛,有些奇怪的样子。
这模样也让龙之介也有些奇怪。
阳乃这是发觉这种情况对她不利吗?还是说又想出了什么新的把戏?
对视两秒后,龙之介先问道:“怎么不说了呀?阳乃?”
“没什么。”阳乃不解释,只是又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龙之介见状,干脆也不等阳乃说什么听不懂的语言了,也是端起自己面前的两杯饮料一饮而尽。
“对了,龙之介,现在几点了。”阳乃忽然好像想起了还有正事要做,问起了时间。
龙之介也是长呼一口气,暂时清醒一下,抬起手腕看了一眼:“现在是…”
“让我看吧!”
阳乃稍微俯身向前,抓住龙之介的手腕,单手舞动一下就把他的表取了下来。
她拿在手里看了看说:“嗯,其实现在还早,还不到晚八点呢。”
龙之介点了一下头,询问起来:“那你还要继续喝吗?这样喝下去你可就要醉了。”
阳乃轻笑一下,似乎有些认真地说道:“我,是不会醉的。”
“ enmm……”龙之介捏着衬衫领口扇了扇风说道,
“你不是要和我喝的不醉不归吗?
既然不会喝醉,难道你要和我喝一辈子?”
“不是呀,”阳乃手里把玩着龙之介的手表,然后忽然指头轻轻一拨,手表的瞄准镜弹起来。
“别…”还未等龙之介说完,麻醉针就射到了他的手背上。
“唉~你这弄的,”龙之介无奈的一笑,“算了,反正也对我没多少什么影响。”
阳乃酒红色的眼睛里满是无辜。
“哎呀?!”龙之介正准备站起来清醒清醒,却忽然觉得困意涌上心头站都站不起来。
他的眼皮子渐渐合起来,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睡个好觉吧。”阳乃轻声说道,自始至终都很镇定并非是酒喝多了,对外界的感知不敏锐。
她的眼里哪有半分迷离,反而十分的清醒样子。
阳乃整个人坐好,看着龙之介自语道:
“你的身体素质还真是很强呀,第一次喝酒喝了这么多,居然还不醉。
呵呵,不过还是一样啦。”
阳乃穿上龙之介的外套,又给龙之介穿上她的外套。
然后让左手抓着龙之介的胳膊搭在自己脖子后面,右手搂着龙之介的腰架着他往出走。
——–
并没有喝醉的阳乃,并不是柔弱女孩子的阳乃,一个人就把龙之介带到了她的房子里。
她把龙之介仰面放到洁白的大床上之后,就开始脱自己衣服了。
哦,不要误会,只是一身酒气,还有烧烤味很难闻。
她只是去洗个澡而已。
——–
阳乃在卧室脱了衣服,拿上浴巾便去浴室洗澡了。
——–
洗完澡,裹上浴巾的阳乃回到卧室。
坐在床边,俯身,脑袋和脑袋之间越来越近。
哦,你们别误会,并不是要吻龙之介。
只是看一下龙之介刚才有没有醒来,是不是在和自己演戏?
阳乃仔细看了一下之后,重新坐好,满意地点了点头。
龙之介动都没动,哦,呼吸是有的,神色也舒展。
她只是说之前放在龙之介眼皮上的半根头发,并没有在她洗澡期间变换位置。
“真的是睡着了呀。”她小声喃喃一句,开始脱起龙之介的衣服。
哦,到这里还是不要误会。
一舞傾城之璃殤
龙之介也是熏了一身酒气和烧烤味,加上还出汗,第二天衣服会很难闻的。
她的床也会被玷污的。
阳乃脱光龙之介的所有衣服,搭在阳台晾衣绳上晾着。
然后她看着龙之介呵呵笑了起来。
好了,喝醉了就是要好好休息。
之前洗澡的时候,她就抽空把龙之介拜托的事情交代好了。
前妻桃花有點多 沐情澀
她可不会误事,尤其是喝酒误事,一切都在心里安排的妥妥当当。
所以现在休息就可以了,她也需要休息了。
今天玩得挺开心的,希望以后还可以这样。
阳乃带着愉悦的笑容入睡。
——–
这大概就是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龙之介只回忆起了一部分。
昨天晚上自己对阳乃做什么了没有?
又或者阳乃对自己做什么?
侧躺在床上的龙之介脸上满是纠结之色。
再加上他本来是要起夜的,可现在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就更加难受了。
唉,吵醒了阳乃,四目相对之下,那更就尴尬了。
昨天自己是昏迷了,阳乃把自己带到这里的,所以衣服也是阳乃给他脱的吧?
嗯,既然不是喝醉了,那自己应该没有做对不起静可爱,黑猫,妖精,还有雪乃是事。
可龙之介刚刚坚定起来的神色又垮了下来。
他没喝过酒,所以压根不知道自己的酒量。
唔,要是他是一杯倒的体质,被阳乃呼出来的酒气熏晕了呢?
这种情况他可就没法保证了。
就算自己是真昏迷,现在和阳乃这个样子也算是不清不白了。
不对不对,虽然现在的情况不好,但究其原因也是阳乃一针射晕了自己,主要责任还是在她呀。
要负责也只是她负责,要道歉也只是她道歉。
嗯,就是这样。
因为阳乃的错误行为导致了两败俱伤的状况,只不过她的损失更大而已。
龙之介纠结惆怅好长时间,这才大概理清了头绪。
既然不怪自己,那就怪阳乃喽。
唔……可为什么阳乃要脱了自己的衣服呢?
是不是喝酒喝糊涂了?
可阳乃不是说他不会醉吗?
嗯,那或许是和自己一起玩真得很开心,所以就放开了喝,没有控制吗?
如果真是喝醉酒了,做的疯事那倒好办,但如果是清醒状态下的话……
那,龙之介神色微变,感觉有些忍不住了。
他急忙但又轻轻地想把自己的手从阳乃身上挪开,嗯,从昨天晚上就放在上面了。
然后用这只手扶着阳乃的脑袋,抽出被压着的另一只胳膊并给她放上枕头。
这期间难免动作起伏有些大,但还好阳乃没醒。
如果醒了,那该怎么面对呀?
龙之介独自在黑暗中默然一下,不知道,没想好。
但他知道他有一件事现在必须做,那就是晚上去一趟卫生间呀。
龙之介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然后看到自己的状态脸上一红。
给阳乃盖好被子,又是脸上一红。
然后他在床脚的衣服里找自己的衣服,虽然着急,但他可不想光着来去。
龙之介借着窗外微弱的灯光仔细寻找着自己的衣服,但除了阳乃的,还是阳乃的。
銀河妖精傳說
他不好意思地放下,一时找不好衣服,只好先去厕所再说了。
——–
不一会儿,龙之介找见了卫生。
不一会儿,龙之介就解决了问题。
落神禦 落青峰
不一会儿,龙之介在阳台穿好了衣服。
然后……他坐在客厅沙发上,并没有再去阳乃的卧室。
龙之介可是正经人,对自己的伴侣忠心耿耿。
昨天的事只是意外,他也没办法,但既然现在清醒了,他才不会再做那样的事。
——–
龙之介没有打开客厅的灯。
但客厅向来都是进光量最大的地方,所以龙之介借助穿过窗帘后微弱的月光灯光勉强能看清东西。
大概看了一下,这好像不是什么酒店宾馆,而是公寓一样的地方。
因为他在前面客厅电视机旁边上看见了阳乃和雪乃的照片。
因为黑,龙之介也看不出太多的什么,也便不再打量,而是考虑起事情来。
要不……
自己就在这里的沙发上睡,假装昨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反正自己昨天也没做什么,嗯,就是有,那没记忆就约等于没有。
如果阳乃也没记忆那就皆大欢喜了。
嗯嗯,说不定还真的就是什么都没发生呢。
叫獸來襲:撩寵萌妻 三魚
嗯嗯嗯,就这样。
如果阳乃非要说什么,自己就赖账,反正错不在自己,当做没有发生对大家都好。
坐在沙发上的龙之介盘算好之后,习惯性地摸了下裤腿。
没发现自己的手机。
诶,衣服在阳台,手机呢:
唔,不会是落在那个居酒屋了吧?
现在还真不好找呀,惊醒阳乃就不好了。
现代得人离开手机就像离开了氧气一样,一时半刻都忍不了。
龙之介有些百无聊赖,但也没啥好做的。
尽管不困,他也双手抱臂睡倒在客厅的长沙发上,枕着抱枕。
明日愁来明日愁吧。
龙之介睡了一会儿,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这是不是阳乃对自己的考验呢?
毕竟前面就是一直在考验自己,现在会不会也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