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5opv優秀小說 十億次拔刀 線上看-第七百一十七章 宗主,果然不同凡響分享-llhoy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难道……天龙神被干掉了?”
“还是说重新被东镜给镇压了?”
天机居士一边摸着下巴的长须,一边思忖了起来。
约莫半个小时的样子……
盛寵甜妻:總裁好壞壞 東風呂一
“师尊。”
天机居士的身后,古蛮身着一身宗主服来到了天机居士的身后。
天机之危解决后,天机居士并没有收回自己的成命,他依旧还是把宗主之位传给了古蛮,哪怕古蛮再三推脱,但天机居士还是以师尊的身份,让古蛮继承了宗主之位。
眼下,天机宗的一切事务,除非古蛮实在无法解决,天机居士会在一旁辅助,其他的都已经完全交给了古蛮,算是天机居士正式开始培养古蛮成为天机宗的宗主。
“怎么了?”
“这么兴冲冲的。”
听到身来传来的声音,不用回头,天机居士就已经知道了,是古蛮来了。
“师尊!”
“刚刚收到天庭那边的消息!”古蛮咽了一口唾沫道。
“哦,这么快就来消息了吗?”
“如何,到底是什么情况?”天机居士转过了身来,然后看着古蛮问道。
闻言,古蛮一双眼眸瞪的硕大道:“师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天庭那边……”
“竟然把那封印的天龙神给斩杀了。”
“什么?”
听到古蛮的话,天机居士几乎是用喊的喊出了一声震惊的‘什么’。
然后,不等古蛮说些什么,似以为自己听错了,天机居士又喊道:“你说什么?”
“你说清楚了!”
看到天机居士吃惊的模样,古蛮露出一抹无奈的说道:“师尊,弟子说……天庭那边刚才的动静,是天庭的人把他们封印的天龙神给斩杀了。”
“斩杀!”
“斩杀了天龙神!”
“这……这怎么可能?”
说道这里,天机居士突然愣住了,因为他意识到了,还真有这个可能……
“梼杌!”
“是梼杌。”
天机居士作为和东镜一个时代的人物,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等级的人物,当然知道四凶这样的怪物是天龙人的克星。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此刻,天机居士不禁有些懊恼,懊恼自己竟然没有想到,利用梼杌来将天机禁区中封印的天龙神给干掉,那样一来……他就能和东镜一样,得到解放了。
不过就在这时ꓹ 天机居士的眉头皱了起来,皱起的同时ꓹ 他摸着下巴说道:“也不对啊,梼杌虽然是天龙人的克星,但是……梼杌的实力我是见过的ꓹ 并没有单独击杀天龙神的能力,难道是东镜?”
“可东镜是阵眼……”
“玄女?”
“不可能……玄女虽然强ꓹ 但还没有配合梼杌斩杀天龙神的能力!”
一时间,天机居士不禁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而就在天机居士疑惑的时候ꓹ 他看向了古蛮ꓹ 然后又道:“你说说清楚,他们是如何斩杀天龙神的!”
听到师尊天机居士的询问,古蛮说道。
“师尊,据派往天庭的人员所说。”
“是东镜先生主动解封了天龙神,然后镇压天龙神的同时,配合梼杌斩杀的天龙神!”
“主动解封天龙神?”
“这就说的过去了!”
“以东镜的实力,确实可以和天龙神分庭抗衡ꓹ 只是……”
“东镜的实力虽强,但也不足以……”
说到这里ꓹ 天机居士停了下来ꓹ 然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张面孔ꓹ 而这张面孔ꓹ 不是别人,正是沈侯白……
“会是那小子吗?”
“不可能……那小子才仙格级而已ꓹ 怎么可能配合的了东镜一起斩杀天龙神!”
“师尊!”就在天机居士思忖的时候ꓹ 古蛮又道。
“怎么?”听到古蛮的话ꓹ 天机居士收回了自己的思绪,然后看着古蛮问道。
“还有一件事。”古蛮道。
“什么?”天机居士问道。
“这个……这个……”古蛮突然吞吞吐吐了起来。
“有什么就说。”天机居士眉头一皱道。
见状ꓹ 古蛮这才说道:“据说,沈侯白那家伙已经突破神格级了。”
“什么?”
这是天机居士今天失声喊出的第二个‘什么’。
“你在说一遍。”如果说东镜斩杀天龙神天机居士还能保持镇定的话,那么沈侯白突破神格级,他却是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
“师尊,沈侯白已经突破神格级了。”古蛮显得很平静,但平静之下,却是和天机居士一样,显得极为的震惊。
因为之前仙格级的沈侯白已经强的逆天了,那现在神格级的沈侯白又会强到什么地步呢?
就在天机居士震惊的沉浸在无言中的时候……
古蛮突然说道:“师尊,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天庭那边的天龙神,是沈侯白杀的?”
“不可能。”
几乎是立刻,天机居士伸手一摆道。
“不可否认,这沈侯白那小子确实是天之骄子,甚至堪称妖孽,但是……哪怕他突破了神格级,也绝对不能杀的了天龙神的。”
说到这里,天机居士回想起了当年天机宗被天龙神带队差点覆灭的场景,也想到了不久前自己为了杀掉天龙神,想要自爆的场景……
他不是看不起沈侯白,他只是对天龙神的强大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那根本不是人可以杀的了的。
天机这边都知道了,神宗自然也不可能例外……
“你说的是真的?”
神无极的书房内,一众神宗的骨干齐聚与此。
歐克暴君
“确切无疑。”
“天庭那边的天龙神已经被干掉了。”一名神宗的长老看着神无极说道。
“怎么干掉的?”神无极表现的非常平静的问道。
大明天工 半埂草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据我们派往天庭的眼线回复,好像是东镜解封了天龙神的封印,然后配合一头不知从哪来的怪物,将天龙神给吞噬了。”神宗长老说道。
“怪物?”
“什么怪物?”坐在神无极书案上,晃荡着美腿的天蝎,黛眉一挑的问道。
“天蝎小姐,请恕老夫无法告诉你,因为战斗的现场,以我们派往天庭的眼线实力根本无法进入,可以说他也是道听途说,所以怪物长什么样,他并不知道。”
听到神宗长老的话,天蝎看向了同样在场的男子……
而当男子看到天蝎看向自己的目光后,男子不由得说道:“如果情报没有错误,那么只可能是四凶,五圣了。”
三年趕鬼陰陽路
“也只有四凶,五圣这样的怪物才能吞噬掉天龙神。”
“如果真是四凶,五圣,那就说的清楚了,东镜为什么能够斩杀天龙神了。”
“只是……东镜是从哪搞来的四凶,五圣这样的怪物?”
“而且……据史书记载,不管是四凶还是五圣,那都不是人可以驾驭的。”
“所以……不是四凶,五圣?”天蝎看着皱起眉头,陷入思索的男子道。
“不好说,毕竟我不在现场。”男子摇了摇头道。
随着男子摇头,天蝎的目光便来到了神无极的身上。
与此同时,一众神宗的人员也全部看向了神无极……
而这时神无极……
鳳淩天下:傭兵王妃 離墨塵
“呵。”不明所以的,神无极突然发出了一声轻笑,轻笑中他缓缓说道:“没想到啊,这老头子还藏了一手。”
看样子,天庭这边斩杀天龙神的事,神无极已经归结到了东镜的身上……
“宗主,还有一件事。”正在这时,神宗的这名长老又道。
“还有?”听到这名长老的话,神无极余光一瞥他道。
“是的,据眼线说,天庭的宗主似乎并不是东镜先生,而是一个叫沈侯白的人。”
“沈侯白”。
听到‘沈侯白’三个字,神无极的一双眼眸立刻就眯缝了起来,眯缝的同时双眼闪过了一抹寒光,但这名寒光却是稍纵即逝。
“沈侯白,这个人我知道,是个人才。”
“不过……他只有仙格级而已,不足为惧。”神无极显得非常霸气的说道。
“仙格级!”听到神无极的话,这名神宗长老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疑惑,疑惑中他说道:“宗主,您弄错了吧,据眼线所说,这个沈侯白可是一名神格级!”
“什么?”神无极和天机居士一样,因为吃惊而喊出了‘什么’二字。
就在几秒钟前,神无极对于沈侯白,还是‘不足为惧’的态度,但是现在……
神无极突然有了一种威胁之感。
虽然对沈侯白,神无极只有之前的一面之缘,但是神无极可以确定,沈侯白绝对是一个不世出的天才。
但因为他的境界只有仙格级,所以神无极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因为在神无极看来,等到沈侯白成就神格级,怎么的也得有个几百,上千,甚至万年吧。
但是现在……随着手下的汇报,沈侯白的突破速度却是颠覆了他的想象……
因为距离他上次和沈侯白初次见面这才过去了几年而已。
几年由仙格级突破神格级,这样的天赋,即使是神无极都得顶礼膜拜……
“沈侯白!”
“难道……大预言中,我的对手会是这个小子?”
此刻,天蝎还是第一次看到神无极脸色变的这么难看,于是……天蝎不禁好奇了起来,这沈侯白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让神无极都变色。
“沈侯白,有趣。”
“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见见这个叫沈侯白的家伙。”天蝎玉指抚着自己的红唇,显得兴致盎然道。
皇室俏甜心 韓伊兮
回到天庭……
此刻,在干掉天龙神后……
顶上禁区便消失了……
看着迷雾散去下,曾经的天庭展露在现在天庭人员的眼帘中,看着那天庭中布满的尸骸,让此刻天庭的人员意识到了曾经,天庭与妖魔的战斗是何等的惨烈。
不过现在……那已经是过去式了,随着这些骸骨的掩埋,天庭的旧址上,在东镜的主持下,天庭开始重建……
虽然在禁区外,新天庭已经修建完成,但这里毕竟是天庭的旧址,加上地下陵墓,三十六天的入口也在这里,所以还是有必要重新修建的。
而在东镜主持天庭旧址的修建时,沈侯白则在新天庭的宗主房内休息,以度过七天的虚弱期。
中國鬼 彈指笑東
“你还真是个‘变’态啊。”
宗主房中的澡盆内,邪月一边给沈侯白擦身,一边对着沈侯白说道。
邪月无法想象,沈侯白究竟经历了什么,不过几天的功夫,他就突破到了神格级……
回想沈侯白来到这个世界时才不过无敌级好像,但是现在……仅仅过去了不过十几年,他竟然已经来到了神格级,这种突破速度,对于邪月而言,那可是闻所未闻,因为就算是仙神世界第一的神无极,突破速度都没有这么快,甚至远远不如沈侯白。
这也使得邪月莫名的欣喜。
还是那句话……没有一个女人是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是一个盖世英雄的。
如此,有沈侯白这样一个相公,邪月如何能够不欣喜,不开心呢?
“是啊,若不是亲眼见证,我都不敢相信。”
这次说话的是在澡盆另一边,给沈侯白擦拭一条手臂的天星。
“师兄,水够不够热,要不要我给你加点水?”
除了邪月和天星外,三戒一直在屋外候着……
此刻三戒站在宗主房外,挺着胸膛,露出了一抹得意洋洋的表情。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沈侯白的小跟班……
片刻后……
当沈侯白洗漱完毕,在天星,邪月的伺候下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后,沈侯白便在两人的搀扶下走出了宗主房。
接着,看着已经来到自己的身旁的‘刺’,沈侯白说道:“刺,你去找一下东镜先生,就说我有事找他。”
“是!”
“弟子这就去找一代。”
说完,刺便消失在了原地。
一刻钟的样子,东镜便来到了宗主房外的小花园中……
“宗主,你找我?”看到在小花园一座凉亭内等候自己的沈侯白,东镜步入凉亭后说道。
“先生。”
蓋世主宰
“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伸出一只手,沈侯白示意东镜坐下说话的同时说道。
“什么想法?”
听到沈侯白的话,东镜坐了下来,然后抚着下巴的长须问道。
“我想要出动出击。”沈侯白目光直视东镜道。
“主动出击?”东镜似没有明白沈侯白的话,所以显得有些疑惑。
“对!”
“一向是我们等待天龙人得袭击,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主动出击呢?”沈侯白说道。
不得不说,沈侯白的这个想法让东镜有些震惊,因为强如东镜这样的存在,也从未有过主动攻击天龙人这样疯狂的念头。
“宗主……”
“果然不同凡响啊。”
约莫数息的样子,东镜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然后不由得心下赞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