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cc9精品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 txt-25 表裏讀書-siywh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陆凝养足精神醒过来的时候,车已经经过了庚午市的地标牌。
如果。沒有你
萌屍蜜語:首席的吃貨小僵屍 橙歌
“醒了?”她一动,滕璇也察觉到了,便问了一句。陆凝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从出发时天刚蒙蒙亮已经变成了晴朗的白天,接近庚午市的地方更是一片冬日的晴空。
“路上有什么事吗?”
“我们倒是没出什么事,不过杜女士那里联系不上了。”吕屏回答道,“我们没办法知道她的去向,只能希望她能安好。”
若是安好,怎么会联系不上呢?陆凝暗暗叹了一口气,也没说什么。
庚午市的高楼大厦慢慢出现在眼帘之中,繁华都市如今依旧热闹,多数人不知道这样的都市里究竟涌动着如何的暗潮。陆凝给燕子丹打了个电话,得知她现在在回声商场的一楼和那位驭鬼门弟子在一起。
回声商场是庚午市最早建立起来的大型综合娱乐活动中心,从一座楼开始向周边衍生出了好几条街的商业区,也肯定是庚午市常年最繁华的地方之一。齐眉将车开到了商场的停车场那里,陆凝告诉了燕子丹车牌号让她过来——这也是为了保险起见。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她就看到燕子丹和另一个看上去貌不惊人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金云泰找的这个门下弟子也属于不显山不露水的那种,将燕子丹领过来后和吕屏寒暄了两句,互相印证了一下身份,便算是保障了。
燕子丹倒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样子,尽管那位驭鬼门弟子一直在她身边,可是她已经经历过那种事情了,加上一晚上都没睡觉,精神萎靡也是正常。
“上车吧,没事了。”陆凝拍拍燕子丹将她送到后座上。燕子丹坐下后说道:“今天……我看了新闻,对我租房子的那个公寓没一点报道,就连小道消息都没有。”
“害怕?要不我们现在也可以过去看看,就不用进去了。”
“……又是什么障眼法吧?那整个楼的住户都变成鬼了……”燕子丹咕哝着说,“我脑子挺乱的,不过要是过去看看也可以。”
陆凝问了吕屏一句,吕屏也的确想要看看那里到底是什么鬼在闹事,便同意了下来。告别那位弟子之后,这次是陆凝开车,让齐眉也空出手来负责照妖,赶往燕子丹租住的公寓楼那里。
这是一座比较新的楼房,应该是近些年修建,窗户比较大,能够透过窗户看到里面住户在窗边的一些举动,尤其一二楼比较容易。陆凝站在楼下就能看到这里的住户有的已经在准备中午饭,有的则还在看电视或者逗孩子,总之看上去一片和谐。
“我就知道……”燕子丹见状也不奇怪ꓹ “那么大的事结果还没新闻报道,肯定是什么妖术邪术……我要是出去说了才会被当成是疯子。”
“这座楼上没有什么凶案发生的气息。”吕屏望了一会说道ꓹ “血光、灾祸都没有,阴气也属于正常,如果昨晚真的发生了全楼的人都死去的事情ꓹ 哪怕今天住户都是鬼替换了也掩盖不住的。”
陆凝忽然灵机一动,掏出手机ꓹ 用搬家客那个软件打开对着这座公寓扫了一下。
这个APP专门用来查某个建筑曾经发生的事,并给出一些搬迁建议ꓹ 对于如今的情况刚好对症下药。
几秒钟后ꓹ 一声轻响,搬家客上就出现了关于大楼的信息。
【庚午市正川路88号公寓。
建成时间,六年。
此前建筑——旧空地,无建筑物。
事件:约四十八年前,一老人在此空地范围急性脑溢血,抢救无效而死。疾病致死通常不会诞生厉鬼,故因此出现灵异状况的概率极低。】
到这里还算比较正常ꓹ 但下面还有。
【风水地脉:三年前,庚午市东南和西南新建成两处商务大楼ꓹ 构成新地脉。该房屋位置目前属于地煞位“苍狗”ꓹ 对体质本身过阴或因特殊原因体质阴气极重者ꓹ 易因地阴交汇误入里界ꓹ 慎住。】
“吕道长,何谓里界?”陆凝问。
“即人间的阴世ꓹ 和我们平时所说的阴阳二气不同。里界只显死状ꓹ 不显生者。偶尔会有生者误入ꓹ 若是及时离开可保无虞,但若滞留久了ꓹ 难免染上死气,易早夭。”吕屏说道,“你认为昨晚这位燕姑娘是误入里界?”
“您看这上面所说,若是昨晚发生的事情并非在我们这里发生,您看不出来也是正常的。对了,这里的‘苍狗’又是代表什么?”
吕屏看了看,也露出了然的神情:“原来如此,若是此处真处于地煞之位,也确有可能使得当时阴气极重的燕姑娘卷入。至于这‘苍狗’应当并不是一个通用称呼,而是某个风水门派的私下使用名称。我门不修行风水术,对此了解不多。”
“这名字倒像是奇星门那帮人的命名套路。”齐眉开口了,“可惜我不和他们人不熟……感情这APP里面也有道门的人在这里混啊?”
“这个APP是可以请一些风水师帮忙摆风水阵的,如果我真的选了邀请会不会来个奇星门的人?”陆凝问。
齐眉撇了撇嘴:“你觉得来个正经道门几率大还是来个骗子几率大?”
好吧反正也就是问一下,这APP只要叫人就要交钱,不死必须的时候陆凝也不太愿意花这么多。
“放心吧小丫头,这只是你不小心遇到了,幸亏你跑出来早,不然才叫坏事。”齐眉扭头又安慰了一下燕子丹。
吕屏也点了点头:“里界不是鬼怪妖魔一类,是人间必然存在的事物,我们也不能处理。这位燕姑娘让她搬家吧,这次是她不凑巧正好碰到两个条件赶到一起去了。”
“不凑巧吗……”陆凝稍微皱了皱眉。
回到车上之后她就先查阅了一下APP中提到的两座大楼的建筑信息,差不多是同时动工也同时竣工的两座楼,虽然商务用途略有区别,不过也是当时新闻中的一大热点。其原因似乎是庚午市内的两个大集团的一些商业竞争,没什么内部消息。这两大集团分别是最早来庚午市投资的锐陇集团和后来的强力竞争者庞构集团,线索基本到这里就断掉了,毕竟那种大型集团能被调查到真正的机密才是怪事。
龍城大世界 失落Hell
“对了,李文玥,你看了今天的更新了吗?”滕璇忽然提醒道,“昨晚大概是八点多更的吧?那最晚也是今天早晨八点了。”
“还没。”陆凝跳到了迷你接龙,燕子丹也掏出手机来打开。
=
邓常俊的早晨是在不安当中度过的。他和邓常丽确实是经常拌嘴,可那种双胞胎之间的乐趣和真的想要对方死是截然不同的。
今天早晨,起床,邓常丽就坐在桌边吃着早餐,如同往常——没错,邓常丽也确实经常起得早一些,用她的话说是“谁起得晚谁就比较小”。见到邓常俊过来,邓常丽也只是瞥了他一眼,说了一句“锅里有粥”。
父母都去上班了,只有两个人在家,这让邓常俊更感到有些紧张。二层楼的小别墅如今更增加了空旷感,而平时聊天逗趣的人此刻却成了恐怖的源泉。
“早啊。”他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今天怎么回事?怪怪的。”邓常丽喝粥的间隙还不忘怼了他一句,邓常俊却只是嘴角抽了两下,拿一个饭碗去厨房盛粥去了。
“嘿,爸妈今天可是给我们留了任务了啊,准备过年要打扫一下家里,咱俩今天要大扫除,你吃多点,一会搬东西爬高之类的活就交给你了。”邓常丽又说道。
“嗯……”
“你这人今天怎么回事?有气无力的?一句话都不回?”
和邓常丽一模一样的语气,没有任何区别。
她被换了吗?还是没有?邓常俊此刻反而陷入了这种自我怀疑的怪圈,那些让人不安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滋长,挥之不去。
穿越之刁蠻逃嫁妻 華年似風
“你生病了?”邓常丽终于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来,邓常俊急忙端着粥走回来:“没有,那个,大扫除?咱们还是按正常的来吧。”
“你怎么心不在焉的……”邓常丽一脸狐疑地坐下,继续喝粥。
吃早饭的时候,邓常俊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有些庆幸地起身去接电话了,是杨采。
“喂?是我杨采。”对面的声音有些焦急。
“怎么了?”
“我在医院,刚把卢江洋送过来。他高烧,跑急诊呢,我打不开他手机不知道怎么联系他爸妈,现在要付医疗费,能不能帮个忙?”
無敵蛇寶:休掉億萬爹地
“你钱不够?”
“因为没查出来病因,那医生开了好几项检查……好家伙就是骗钱呢,可是我也不能不给他做吧?反正之后他好了有人还钱,我卡上真没那么多钱了,哥,帮个忙。”
“多少?”
讓我墮落吧,我的魔
“五千块钱吧,我怕之后还有。”
“五千?你这也太狠了吧?我家有钱也是我爸妈的,我自己……”
“你不是一直攒钱要买新电脑呢吗?我知道,这钱又不是不还给你了,你还怕我骗你然后连学都不上了是吗?要不咱俩视频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在医院?”
“……行,这可是一大笔钱,我得确认一下。还有,卢江洋高烧怎么和你在一起?你们干什么去了?”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高烧了,不过倒是可以说说我俩为啥一块……”
邓常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邓常俊身后。
絕世狂兵
“和谁打电话呢?这么起劲?”
職場談星:水象篇
邓常俊吓得手一抖,手机砸在了地上。
“你能不能别这个时候吓唬我?”邓常俊抱怨了一句。
“你总算是有了点劲头,怎么回事?”
頂級豪門:重生腹黑妻
“杨采找我借钱,数额有点大,还是给卢江洋治病……什么乱七八糟的。”邓常俊捡起手机,幸好没打断通话。他“喂”了一声,结果杨采叫道:“刚才那一下我耳朵差点没去世!你不想借钱没必要这样吧?”
“不是,刚才邓常丽在我旁边吓唬我……总之咱们先开视频。”
“……行啊。”
天下男修皆爐鼎
视频通讯开始,邓常俊看了看,杨采背后果然是医院,他站在医院外头的空地上,脸上还有些不耐烦。
“信了吧?这是医生给卢江洋开的。”杨采还拿出一张化验单给邓常俊看了看。
“行了行了,医生的字我也看不懂。嗯……五千是吧?行,你屏幕上为啥还整一圈边缘头发的特效?怪恶心的。”
“谁整特效了?”杨采脸色一变。
【上传者,大盗】
=
除了将两个故事衔接到了一起,这里的恐怖桥段基本就是老套路。唯一有点特别的是写这一段的卢江洋现在反而没事,而故事里的杨采是真的进了医院了。
下一棒还是不在几人手中,陆凝给陈航等人打了个电话表示已经接到燕子丹了,并查过了她的遭遇,属于另一起独立的事件。周诗兰则说张欣晴早晨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很短,就“平安”两个字,然后也退出了群聊,电话打不通。
“马戏团没有替代型的鬼,如果她没别的遭遇,那就是真得平安了。只是……代价可能很惨痛。”陆凝有些慨叹,“她活着,那些观众大概都逃不掉,密城现在可以说就在张欣晴的手里了,除非之后还能突然出现一个旗鼓相当的鬼怪团体。”
沾过人命之后,心态会发生很多改变。但陆凝还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张欣晴是一名游客的话……这一番做法恐怕也只是个表象,如果换成是她,得到了如此的力量之后也会尽量减少联系独立展开行动的。这个场景里虽然没有对抗要素,可游客不一定不是敌人。
“我们在大东路这里。”陈航接过通话,“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想听哪个?”
“这时候就别卖关子了,直接说吧。”
“好吧,我们正好碰上了一起车祸,似乎很严重,这很不幸。救护车和警车都已经到了——不过我们应该可以通过这个找到白礼相关人员的线索了。”陈航严肃地说。
车祸?看来有些事情还是避免不了。
“那么你们能盯住吗?”陆凝问。
“哼,只要有钱,很多事都好办。”陈航自信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