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sgw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第一百零五章 楓夜的一劍鑒賞-placy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气势相当不错,要同时对抗你们两个人的确有很大的压力呢。”斑鸠站立在那里,手握一柄太刀,神态优雅的开口。
她的话语让艾露莎略微一怔。
“两个人?”
三嫁為妃,王爺耍心機 映日
惹上小辣椒 星莫
毀滅遊戲 人憐眾神
先是眼眸中闪过一丝疑惑,接着她就察觉到了什么,侧目往一旁看去,就见枫夜的身影正沿着楼梯一步一步走上来。
枫夜仰头往上方看了一眼,然后看向艾露莎,冲着她神态平和的道:“你上去吧,艾露莎,上面那个敌人对你来说很适合历练你。”
因为他干扰了剧情,所以艾露莎与杰拉尔至今也没有什么交集,双方甚至互不认识。
让艾露莎上去对付杰拉尔,倒不是他对杰拉尔有什么恶意,想要让一个本该喜欢他的人去干掉他,而纯粹只是杰拉尔是个合适的磨砺对象。
“枫夜……”
艾露莎看向枫夜。
惡魔總裁我要了
枫夜冲着她微微点头,补充了一句道:“上面的敌人是圣十大魔导之一,你的实力距离圣十的层次已经只有一线之隔,差的就只是你的意志,他是很适合你的敌人。”
因为他的干涉,所以艾露莎现在的实力已经几乎是S级魔导士的顶点,与圣十大魔导的层次几乎相差无几,仅有一线之隔,而杰拉尔虽然在圣十之中不是最弱的,但并没有达到四天王的水准,此时的杰拉尔仍旧只是正常的圣十大魔导的实力。
枫夜其实并不在意艾露莎的实力能成长到多强,因为他随便赠予少女一点生命能量,都足以让她蜕变为超越凤凰的存在。
只是那样的成长没有任何可欣赏之处。
他是看着艾露莎从小萝莉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每一次成长都值得人欣赏,成长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好!”
艾露莎听到枫夜的话,眼眸中很快流露出一抹坚定,没有什么太多的迟疑,便直接沿着旁边的楼梯往乐园之塔的顶层而去。
斑鸠并没有尝试阻拦,因为她知道凭她一个人不可能同时阻拦妖精的女王和妖精之夜两个人,尤其是眼前的枫夜,根据她所了解过的信息,这个男人的实力深不可测!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传闻中不弱于圣十大魔导的妖精之夜,小女子这里有礼了呢。”
夜場小王子
斑鸠看向枫夜,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开口。
严格来说她并不是魔导士ꓹ 而是魔剑士,说是纯粹的剑士也没有问题ꓹ 她所修炼的不是魔法,而是剑术。
也正因为她是剑士,所以即使知道枫夜的实力很强ꓹ 或许凌驾于她之上,但她不会否定自己ꓹ 仍然敢于拔剑相向!
“好久没有遇到剑士了。”
“我就给你一次出剑的机会好了。”
枫夜看向斑鸠,略带一丝怀念的开口ꓹ 在这个魔法的世界要遇到纯粹的剑士的确是挺难得的。
尽管枫夜的语气中透露着一种让人仿佛难以跨越的感觉ꓹ 但斑鸠并没有因此而愤怒,她轻轻的握住剑柄,将剑拔出了一截,道:
“不胜感激。”
唰!
伴随着话音落下,她眼眸中闪过一抹光芒,整个人向前一步迈出,身影刹那之间与枫夜交错而过。
一秒……
两秒……
三秒……
斑鸠缓缓的站直身体ꓹ 往后方看去,就看到枫夜仍旧站立在原地ꓹ 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朴素的剑锋。
正是这把剑ꓹ 在刚刚那一刹那间ꓹ 将她的所有攻击全部、完整的抵挡了下来ꓹ 那一瞬间她从枫夜身上感受到的并不是什么庞大的魔力,而是与她近似的ꓹ 属于剑士的剑意!
并且。
相比起她的剑势ꓹ 枫夜仅仅只是站在那里ꓹ 几乎没有太多的动作,令她感受到的就仿佛是一座刺破云霄的剑峰ꓹ 无法跨越!
“这是……剑道……”
斑鸠眼眸中流露出无比惊异的目光,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少许的轻颤,她完全没料到枫夜使用的会是剑术而非魔法。
枫夜神态从容而平和,低头看着自己手中所握持的剑,带着一丝缅怀,道:“我好久没有用过剑了。”
“请……赐教……”
斑鸠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
赢不了!
仅仅只是刚刚的简单对抗,她就清楚自己赢不了枫夜。
她感受到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枫夜在剑道上不知道领先了她多少,那股敛而不发的剑势,无形中就已经给了她一种整个人要被斩成两半的恐惧感。
可即便如此,即便心中诞生了恐惧,她还是没有退缩,因为作为纯粹的剑士,能够看到更宏大的剑道,比胜负或者生死都更重要。
“好。”
枫夜眼眸中闪过一丝少许的欣赏。
如果是在海贼王的世界,他不会露出这样的目光,因为在那里随便拉出一个剑豪,都不会比斑鸠的剑道差多少。
異世禦龍
但在这里就不一样了。
在妖精的尾巴世界,在魔法的世界,能够以坚定的意志去走剑道之路的,就相当于是在逆势而行,这很难很难。
对方恰好又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很有气质和魅力的女人,那就更难得了,就像是在无数沙粒中闪烁着的一颗细小的宝石。
枫夜握剑。
剑势凝而不发。
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也没有什么华丽的姿势,挥剑的过程更是不带一丝烟火,看上去无比的朴素,但却登临剑术的顶峰!
唰!!!
这剑光一刹那间,掠过了斑鸠举起的剑,斩过了她的身躯,从她的头顶刹那间落下,剑锋最终停止在她的身下。
斑鸠的动作凝固在了那里,她手中的剑刃上无声的出现了一丝裂痕,接着断裂成为两截,半截掉落在地。
“这就是……剑道更远的地方……”
这一刻的她没有什么痛苦,而是流露出了向往、愉悦和少许的遗憾,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一紙婚規
一秒……
两秒……
三秒……
疼痛的感觉并没有出现。
她略微有些发怔的一点点睁开眼睛,伸手摸向自己的身体。
哗啦!
伴随着她的动作,她身上穿着的那件樱色和服无声的从中央裂成两半,连同束缚头发的发髻、发带也全都裂开,并向着两侧滑落。
但令她有些发呆的是,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身体,并没有摸到任何的伤口,从额头正中一路往下,肌肤没有任何的痛感,也没有流淌出一滴血液。
“怎么会……”
她眼眸中流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往前方看去,但枫夜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似乎挥出那一剑后就直接离开了。
她略微闭上了眼睛,脑海中飞快的回忆刚才的那一剑,最终露出了一丝震撼。
枫夜的剑斩断了她的剑,斩裂了她的衣服,切切实实的斩入了她的体内,从上至下贯穿了她的身体。
但这一剑却没有造成伤害!
不。
劍禦玫瑰
准确的说,应该是枫夜的剑已经斩到了身体最基本的结构,从细胞的间隙之中斩了过去,切切实实的将她的身体斩了,但却没有伤及身体的任何一点基本结构。
如果不是她的剑断掉了,衣服和发带都从中间断开了得话,她也许都察觉不到自己被斩过了这个事实!
刺入体内再拔出来,能够不留痕迹……
这样的剑术,这样的剑道。
神乎其技!
意识到这一点后,斑鸠脑海一时间都陷入了一片空白,这已经是她完全无法理解的剑道高度了,那个男人的剑道竟然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