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g54火熱都市言情 金色綠茵 ptt-第二九〇章 阿刁妹妹蜜黛兒讀書-0nbrv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蜜黛儿,你对琳妲忒拉或者林朝英这个名字,有印象吗?”
“没有啊,她们是谁?”
“阿刁!阿刁呢?有没有印象。”
蜜黛儿迷惑了:“我……不知道,似乎没有印象,可听你说起这个名字,我心里却颤了一下,还有一点点难过。”
“阿刁……阿刁……,姐夫,阿刁是谁?是我吗?”
卓杨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其实,姐夫也不知道,这个宇宙太神奇,人类又太渺小。”他站起来抬头看向深邃的天空。“但我很确定和蔻蔻是宿命轮回中的爱人,那么你一定也是我们两世人生的妹妹,亲妹妹。”
蜜黛儿笑得甜极了,像她的名字一样。
这番对话发生在大半年前的终南山下,今天蜜黛儿又来看姐夫了,在伦敦。
蜜黛儿今年22岁了,艳光四射的大姑娘大美人儿,现在是剑桥三一的大三学生,也是学院里的女魔头。
蜜黛儿原先一直是表姐的小迷妹,蔻蔻干什么她都要学,所以早就打算中学毕业后也去汉诺威基斯曼商学院。他的亲哥杰弗林·斯温伯恩也是从那里毕业的。
可三年前中学毕业的时候,姐妹俩正为莫名其妙的吃醋在赌气,蜜黛儿不想再去基斯曼商学院追随表姐的脚步,就噘着嘴去了圈子里最传统的大学,剑桥三一。
蜜黛儿的性格要比蔻蔻外向得多,也更加张扬,没几天只是‘大姐头’这个称呼就已经搁不下她了,直接化身剑桥女魔头。管你是哪家的长子贵女、哪国的王孙公主,号令所指,莫敢不从。
今天趁着寒假返校但还没有开学的空隙,蜜黛儿率领着二三十号同学,从剑桥郡浩浩荡荡包机南下70公里,来到伦敦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
俊男靓女的同学们见了卓杨都很开心,只有马库斯·弗里德里希有点担心,因为蜜黛儿多次扬言‘让我姐夫抽你’。
马库斯和蜜黛儿同岁同班,来自德国霍亨索伦家族,百年前霍亨索伦是德意志和普鲁士皇室,只不过现在王位没有了,和哈布斯堡一样。
蜜黛儿这样的天之娇女ꓹ 追求者简直不要太多,其中马库斯是最执着的。可贵族家孩子懂追女孩子的不多ꓹ 两年前蜜黛儿穿了一件新款爱尔兰范儿的‘Stewart Parvin’毛衣来显摆,结果嘴贱的马库斯嘲笑说又红又绿像鹦鹉,差点把蜜黛儿气哭ꓹ 其后就一直嚷着‘等我姐夫来了抽你’。
超級電子工業帝國 它山之魚
傻逼孩子这么嘴贱,其实是他们以为这样能引起女孩子的注意ꓹ 有经验的渣男没人会干这种事。
“你就是霍亨索伦家的马库斯?来来,咱俩聊聊。”胳膊夹着脖子就拽到了一边ꓹ 蜜黛儿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
“您好ꓹ 约翰男爵,非常荣幸……”
“别别,咱们年轻人在一起,讲爵位特腐朽,很没意思。”马库斯是伯爵,论起来卓杨吃亏。
“那好吧。卓杨先生,非常荣幸……”
“先别着急拉关系。”把左手摊开放在马库斯眼前。“这是什么?”
“……手。”
“还有呢?”
马库斯:“……”
“这是钢琴家的手。”
“哦……”
“这也是职业运动员的手。”
女主很忙
“哦……”
“但这只手最擅长的还是抽大耳帖子。”卓杨和蔼地问马库斯:“见过钢琴家打人么?”
“……没有。”马库斯腮帮子都在哆嗦。
“今天我不抽你ꓹ 初次见面嘛。可下次我再听见蜜黛儿告状,不管谁对谁错ꓹ 无论什么理由ꓹ 啧啧ꓹ 你这张脸可惜了。”
马库斯腿肚子都软了:“卓杨……先生ꓹ 我很喜欢……蜜黛儿……,可你这样……这样会把她……把她惯坏的。”
卓杨抬手就在后脑勺上给马库斯来了记锅贴。“我操ꓹ 他妈笨死你算了。”把他拉转过来看着那边的蜜黛儿。
冬聆雪花謠
“你小子给我仔细看清楚ꓹ 这么如花似玉的大美女ꓹ 难道不值得惯坏吗?你连把她宠坏的心都没有,还谈什么追女孩子?”
说完又是一个锅贴。
挨了训的马库斯似乎有点懂了ꓹ 盯着凶神恶煞的卓杨虽然还是在发抖,但轻轻点了点头。
“记着,马库斯,下不为例,我不是跟你开玩笑。”话语中飘出一丝杀气,贵公子差点尿了。
紫眸神帝 三文錢
马库斯·弗里德里希其实还是不错的,无论家庭出身还是自身人品,都没得挑,只不过卓杨仍然摇着头对蜜黛儿说:“不行不行,在我面前连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不爷们儿,不行不行。”
蜜黛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姐夫,瞧你刚才的凶样子,马库斯不怕才怪呢。你可是气死过大公、吓疯过王储的人,他们谁敢反抗你?哈哈哈……”
豪门家的贵族公子虽然还不错,但与心目中仙风玉骨的王喆相比,直接变成土鸡瓦狗。
也只有王喆师弟那般人物,才能配得上我的阿刁妹妹,可如今这个浑浊的红尘人间,哪还有此等神仙。也只好将就了……
微臣有喜
落地一把98K Iced子夜
蜜黛儿令人妒忌的容貌让曼城这帮憨憨如何惊艳不用说,只是女侯爵加挂女伯爵的身份,就立马让这伙人感觉家里一直沾沾自喜的嫩模和影后可以卖去山里了。相比起那些庸脂俗粉,蜜黛儿的格调高得离谱。
有胆大的,勒鲁瓦·萨内就鼓起勇气问卓杨:“卓哥,我能不能留一下你小姨子、蜜黛儿小姐的电话?”
卓杨斜着眼睛看他:“怎么,想追啊?”
末世野蠻人
“不知道可不可以?”
“可以,当然可以。”萨内还没来得及欣喜,卓杨又说:“蜜黛儿既是我的小姨子,也是我的亲妹妹。谁追她都行,但如果她有一丝丝不高兴,让我知道了,你就要掂量自己扛不扛揍,也最好先数一下身上有几张皮够不够我揭。想好了吗?”
萨内脸上的苹果肌都在哆嗦。“卓……卓哥,我再想想……没事了,卓哥……”
有天鹅的地方,总是少不了癞蛤蟆。
寒风凛冽的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看台上,二三十个青春洋溢的俊男靓女统一套着曼城天蓝色18号球衣,挥舞着围巾唱着歌,格外引人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