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dt6妙趣橫生小說 武林少女 梓蒂-第六章-終焉(下)讀書-1lijh

武林少女
小說推薦武林少女
如今的世界,早已被战争摧残的伤痕累累。位面镜终于还是要开启了。不过,在西城上没有人会有闲情欣赏这份美丽的光辉,战斗依旧如火如荼,浑浑噩噩的天色被一道光芒所照耀,但是潜藏在这一束光辉之下的并非希望,而是死亡,这一切都在大祭司的策划之中…
【炎夏国-龙城】
豪門天寵:別惹重生傲嬌妻
大祭司乘奔御风疾驰离开,炎夏国的龙城里,贵族败类们还在载歌载舞,远方的硝烟他们看不见。酒色糜烂了贵族们的生活,挨苦受累的可不是他们,又何须关系这些问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至少在死之前要把王国的基业吃空了才能称好。
大祭司或许早已绝望了,一个不理政事的国王,的确给了他近乎完美的优势,但是,得到了这个王国的权与力又如何?一个面临死亡的王国,莫须有!位面镜开启的那一刻,自己便是可以从此离开这个惨无人道的世界了。
【炎夏国-西城】
言欣与林笙,大口的喘着粗气,敌国的诸位强兵能将,早已血肉模糊,脸上的血迹也变得发黑发紫,但是言欣和林笙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的身上,同样是数不胜数的伤痕。血花印在在身上,宛如藤蔓一般,要将自己紧紧的束缚。
絕世神醫:鬼帝的腹黑狂妃 與君高臥閑
嘭!
紫色的光辉坠落了,绚丽的光辉之下,潜藏的是死亡的毒雾,暗紫色的雾气迅速弥漫,这一切都是大祭司早已安排好的了,龙城的士兵,不过是牺牲品,至于民军,更是不值得一提。炎夏国之所以没有派出大量的龙城士兵,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祭司的目的,十分简单明了,那就是用最少的损失,来埋葬对方『圣军』。
那一束光芒在地上炸开了一个坑洞,宛若陨石坠落在地,毒雾源源不断的哪儿冒出,天空上依旧留有着那划过的痕迹,士兵们能够清楚的看见,那道痕迹一直连接着龙城。是的,人们都明白了。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生命,平等贵贱?那是不可能的。这些平民百姓,只不过是一枚枚可以随时抛弃的棋子。
微表情讀心術全集 琇櫻
星河武皇
不得不承认,大祭司的头脑的确了得,本樱国正是元气大伤的时候,之所有能够如日中天,正是因为先前的战争之中,收录了许许多多来自他国的叛徒,正是这些叛变的强兵能将,为本樱国提供了极高的作战能力。
炎夏国的技术可不发达,没有办法进行超远程的投射,在龙城里的毒气弹药,只能投射到东南西北方向的四大城市。
想必,大祭司早已经有了牺牲一座大城的准备。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敌国也不是白痴,没可能把精力放在无关紧要的小城池上,因而,西城的衰落与牺牲,可谓是必然的。
如果本樱国缺少了圣军的支援,现在的炎夏国,大可以与本樱国一战到底。没错,大祭司做到了,用毒气的办法,干掉这群难缠的圣军。
那些士兵们早已乱了阵脚,一个个心惊肉跳,颤栗不已,哪里还有作战的意思?那些吸入毒气的人们,无不是立刻倒在地上,面色发黑,嘴唇发紫,双目空洞无神。再过半响不到的时间,发黑的血液钻出了七窍,宛若破皮而出的蛆虫般,一条一条,在狰狞不堪的面容上蔓延开来,那些士兵无不是口吐白沫,全身痉挛直至彻底停息心跳,落入死亡的深渊。
赤木杰华也在观测着远方,他知道自己这一战不妙了,但他自己无计可施,没有一丁点儿办法。恐怕现在能够做到的,只有逃跑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逃回了本樱国,至少还能够依靠本国的士兵,与炎夏国一战到底。
貓咪新娘 天藍藍
正处于上风的言欣和林笙都傻眼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来一个如此大的转变,敌人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那已经称不上是大笑了,那简直就是咆哮,野兽般的咆哮,因为对手将要与之一同陪葬于此。
岳莲迅猛的带上了从敌国哪儿掠来的面具,那个起着防毒作用的面具,毫无疑问会帮她跑过一劫,但是她只有这么一个面具,整个战场也只有她会存活下来,可是她犹豫了,岳莲已经是一个无亲无故的人,生与死又会有谁在乎呢?l战争,几乎夺走了她的一切…
她的目光,愣神的看着远方出生入死的言欣与林笙。岳莲回想了自己的丈夫,赫连良策,数年前,大火正炽烤着南城,人们在慌乱之中哀嚎。在慌乱之中咆哮。慌乱几乎泯灭了大家的人性,但是他没有为其所害,赫连良策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
是的,那是使命!身为导师的使命。如果是在以前,在那个相对而言较为和平的年代里,使命又会是什么?只不过,是一句口号,一句听起来十分爱国的空话,什么为了祖国的崛起,这之类的豪言壮语。
使命,只有在乱世之中,才会有属于它的光辉。
岳莲也大概明白了,自己选择了一条道,注定就是要舍己为人的。自己已然无亲无故,活着又何尝不是像一只孤魂野鬼呢?如果是这样寒冷黑暗的生,倒是不如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死。
岳莲的步伐愈发加速。是的,她要把这面具,交给言欣,但是毒雾扩散的速度很快,岳莲也来不及了…
言欣目光呆滞,嘴里半天吐不出一句话来。岳莲用尽全部的念气,运转到了那个面具上,仿佛是投出一击念气炮一样,轰隆的响声过后,面具已然来到了言欣的面前,广阔的战场上回荡起一句话,“给我拿好!这是命令!”话音落下,岳莲像是给人抽走了脊梁一般,摔在了粗糙而又尖锐的地面上…
毒雾所至,岳莲安详的闭上了双眼,宛若历史书上的贵妇人一样,用她最平常的笑容去迎接必然的到来。
言欣的双眸微微颤抖,那双秋水眸子似乎有什么在打转,但是已经没有时间哀伤了,哀悼者的目光,可不该出现在战场上。
林笙见言欣还在犹豫,直接把面具按在了她的脸色,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其带紧。 “走吧!我不会有事的!”林笙紧紧一抱,旋即松开温暖的臂膀,林笙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宿命,“答应我,活下去!”
“林笙…你…”
“只要这个乱世还在一天就不会有什么世外桃源啊…”林笙的目光里闪耀出泪珠的光芒,他紧紧抱着言欣,嘴里的话语,已经含糊不清了。
不言而欲 奴家家
球臨天下
逆穹
“敌军大后排有马车,或许,我们还有会有机会。”言欣扯住了林笙,近乎嘶吼的喊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哀悼者的目光,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难道对吗?”
“言…”林笙话语颤抖,几乎开口之际,言欣却是捂住了他的嘴巴,无论是哪一次,她都愿意放开心扉的倾听,但这一次例外,“别说了,动作要快!未来是可以改变的。”言欣含笑道,这是属于冰冷的长夜雨下,最后的温暖。
愆年 NAIN
充满杀伐气息的春秋历年,宣告结束了。炎夏国内部,出现了动乱,昔日君王的儿子,将其给上了断头台,旋即加冕为王,带领着炎夏国与本樱国死战到最后一刻,最终签订了双方休战的条约。新的历年开启了,但是战争依旧没有结束,无论是明争亦或是暗斗。
焰火消停了,但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暗流涌动。这个世界有什么永远不会停歇吗?那就是战争!
没有权与力,乱世之中的努力,只不过是徒劳的…
古往今来,温柔的王,注定会吃亏。
昔日,位面镜开启的那一天,言欣与林笙,消失了。西城的战场,只剩下一滩又一滩血水,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死是活,或许此刻,两位已经穿过了位面镜,找到了理想乡里的世外桃源,带着灿烂的希望,美好的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