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k1vo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天羽·青舞-第十六節 對決閲讀-keql1

天羽·青舞
小說推薦天羽·青舞
尴尬,害羞,或许还有一丝窃喜的放松吧,这就是我现在心里的感觉,因为埋藏在心里的想法终于不再是独自一人承受的了,我的感情,终于让羽格知道了。
而羽格似乎也受到了震撼,这几天就真的没有在我身边出现,就连上个也不去了,这让同学们有些诧异,私低下议论纷纷,像是在讨论我们是否吵架分手了。有时候也不得不说他们的瞎猜还是有几分水准的,虽然我们不是吵架了,可是,我感觉这比炒家更难处理,要是吵架,气消了,各退一步也就能和好了,可是,现在这种状况怎么处理?我明明知道他的心里只有青舞,我,只是一个替身,一个青舞的转世,要不是这种原因,他,根本就不会出现在我身边。
也许吧,如果我不是青舞的转生,我会平平淡淡地过下去,像个普通人一样如水般的生活,学习,接受父亲的安排,找个他顺眼,我也不讨厌的人,就这么没有心伤地过完自己的一生,那样,也是一种幸福。可是上天还是让我们相遇了,又是处于这么一种状况,结局会怎样收笔?我们,都不知道。
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原来我还是很有理性的,知道自己的地位,可是我又有些恨我的理性,为什么到现在还那么清楚,还能分析自己的处境?要是真象那些爱情故事里所说的一样,我疯狂的陷入这段扰人的感情,是不是我就真的能不这么难受?
天有丝阴阴的,但是没有风,也没有一点下雨的征兆,真是讨厌,不是都说在这种时刻,老天都会应景的下点雨来衬托主角的心情吗,为什么就这么不偏袒我?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是主角吧!
某鹹魚的公寓日常
讲台上老师讲了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只是人懒懒地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的天空,没有云彩,因为整个天空都被云所笼罩,所以,反而看不到一丝云彩。脑子里像是一片混乱,可是偏偏又感到空白的可怕,清楚地明白所有发生的事情。
“苏梦羽,苏梦羽,”一个声音在身边不停地叫着,把我从幻觉中拉了回来,旁边叫着我的人好像是我的同班同学,他看着我像是清醒过来了,说道,“门口有人找你。”
愣愣地向门外望去,站在那里微笑如初的,正是冥。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跟他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问道。
“学姐,你跟我哥哥怎么了?为什么不去找他了,哥哥这几天很失落呀!”冥歪着头问道,似乎很可爱。
“冥,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我,我想,我好像没有什么机会跟你们结仇吧?”天气得不好,让我本来就无精打采的心情更加郁闷,我不想跟他们绕圈子了。
“学姐为什么这么说?我怎么会跟你结仇呢,我喜欢你都来不及呢,哥哥也是呀,他只是喜欢你而已,所以才对你这么凶,因为他不好意思了。”
“是嘛?”我微微扯动嘴角表示笑了。
“学姐不相信嘛?”冥的脸上充满了失望的神情。
“我是不相信你,一开始就不相信你。”我淡淡的语气,就像是在说着毫不相干的事情,而这也是事实。
穿越也消魂:四爺你欠調教
“学姐!”软软的撒娇声中充满了被伤害的感情,让听的人恨不得马上认错,把这么甜美的声音弄伤心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也会让每个充满母性的女生恨不得把他抱在怀里安慰。
可是,我没有动,只是淡淡地看着他,没有一点冲动,就像是在看着一出戏剧,台上的人演得再好,再感情投入,也是演戏,不是我的生活,不是让我在意的人,所以,牵动不了我的情绪。红翼就曾经说过,“小梦羽,你其实很像宰相大人,你们有时候都很冲动,只凭一时的喜好,可是,你们也都很冷静,面对不在意的事情,就会像是在看闹剧,冷静地像是没有感情。”
当时自己是怎么说的呢?好像是在笑红翼的分析,说他真是不了解自己,自己这么感情丰富的人,怎么可能跟那个冷血的老爹一样,就是路边乞丐的样子也会让我这个心里充满慈悲的人感到伤心难过的。原来,红翼真得很了解我,那时候他的笑意,却突然在我脑海里清晰的那么可怕。
我不知道冥接下来又说了什么,只是看着他的嘴巴在动,好像是在解释什么,解释什么呢?又有什么好解释的?
我默默地走了过去,像是没有看见眼前的人一样,只是就这么走回教室,根本不知道冥的表情接下来是什么样子的。
又是晚上了,蜷缩在窗台边,我一点睡意也没有,只是就这么抬着头,看着黑蓝色的天空中朦朦胧胧的一团光晕,我知道,那是被云遮住的月光,平时很美丽的,只是,现在被遮住了。就像那个不告而别的人,突然的出现,又突然的离开,身为羽族唯一的特异,不像人类,又不像羽族人,可是他又是人类,又是羽族人。
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在说绕口令,笑了笑,自己一直抬头望天,也许心里下意识在希望那个人突然从天而降吧!
正想着,一道人影就真的从天而降,落在了我的阳台上。我吓了一跳,难道真是羽格回来了?跳了起来,一下子冲到阳台门边上,氤氲的月光,还是能看出来的人不是羽格,而是那个早该出现的熠。
停住在门边,“你来了。”
熠的眼中似乎有一道光闪过,就像是一只野兽在对着敌人备战。“你,不意外?”
“我为什么要意外,难道冥没有跟你说吗?”
冥说了,就是因为说了,他才要来的,这是他们的宿命,他,无从选择。
“那么,就不要怪我了。”熠眼中一闪,一道红光像鞭子一样唰地甩了过来。
我凭着多年的逃生本能躲过来这一击,“为什么?”虽然知道我们之间总有一天会这样,可是,心里的疑惑还是想解开。
“这是我们两族的宿命,谁也无法解开。”熠又是一鞭。
我就知道,肯定是我的前生的麻烦,毕竟已我现在的身份,不可能惹到这么大的麻烦,我再一次为自己身为青舞的转世,却又不是青舞感到头疼。
跟这种由古至今传下来的宿仇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因为他们是不会听别人解释的,这仇就像是家规,一代一代传下来,渗入到骨子里,就像是不这样做,就没有生存的意义。
毒後媽咪別裝純 殿下.
我感到熠的心里也充满了矛盾,因为他虽然鞭鞭看似凶狠,可是每一次攻击都下意识地偏了一点,这当然也瞒不过别人的眼睛。
“熠,你想违背长老的命令嘛?”冥的出现一点都不意外。
熠唰地收回了自己鞭子,冷冷地站在那里,反而不再进攻,一条跟他头发一般的火红长鞭被缠绕在他的手臂上,伺机而动。
“冥,你能解释嘛?”我看着冥。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不就像一般的民间传说一样吗,你们羽族和我们狐族是千百年来的仇敌,知道了你这个羽族长老后代的转世在这里,我们怎么可能不来呢?”
真是故事,而且是轻描淡写的故事,连仇是怎么结的都不知道,却要费尽心思报仇,我真的不知道这些老古董们在想什么,是不是整天没事做,才这么无聊的翻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出来打发时间。
“那么,你们是要我的命嘛?”这是关键。
“你毕竟现在已经是人类了,灵力怎么可能与我们相提并论,这样胜了你又有什么意思?”
感谢老天,我头一次觉得自己是转世是件好事。
“可是,凭你现在的身手,我们可以不比灵力,光凭身手赢了你,也会让那些羽族人丢尽脸的。”冥的笑容果然就像狐狸。
“那么,还是要打一架了?”我也不想废话,就拉开了架势。
而熠也缓缓迈出了一步,紧紧地盯着我,就在我们要动手的时候,一道白光分开了我们的目光,无声无息降落在我们之间的,正是消失了好几天的那个人。他背对着我,挡在我的身前,就像每一次我有危险一样,他都是这么出现保护我。
我的眼泪一下子盈满了眼眶,他,还是来了。
像是感觉到了我的情绪波动,羽格没有转身,只是张开了身后的翅膀,把我完全挡在了他的保护中。这个人,不会在嘴上说,他只会把他的感情表现在行动上。我一下子想明白了,羽格对我也是有感情的,这感情太复杂,因为它从一开始就是混合着许多的事情发生的,爱情,亲情,友情,交织融合在一起,早已经分不出来它的纯正。
復仇嬌妻:總裁怕了嗎
英雄聯盟之問鼎巔峰
我接受了它,而羽格看来也接受了这样的一段错综复杂的感情。我把手轻轻地放在他的翅膀上,感觉到手下轻轻的颤抖,笑了,他也是有感觉的。
眼神复杂地看着羽格,又看着他身后的人,狐熠的眼深沉的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你还是出现了,我应该早下手的。”
“你来吧。”羽格的翅膀张得更大了,而风声也开始叫嚣,所有的一切一触即发——
**************************************************************************************************************************
“在想什么?”羽格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虽然没有露出他的翅膀,可是我感觉到了那对比普通羽族人少了很多的翅膀,正在柔柔的包围着我,像每一次保护我一样。
“没有什么,只是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也不知道狐熠和狐冥怎么样了。”
那天晚上的事情来得那么突然,发生的也那么突然,结束的更是突然,就在狐熠和羽格打得正激烈的时候,场中间又突然出现了一黑一白两位老者,正是狐族和羽族的长老,拉开了两个后生晚辈的对决,然后没有说一句话,狐族长老带着狐熠和狐冥就像来时一样,就这么走了,而羽族的长老只是对他们笑了笑,也消失不见。
羽格没有跟我说任何事情,只是我隐约从他的话中感觉到,长老,也就是我前世的爷爷跟狐族的长老做了什么约定,至于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要我们都没有事情就是最好的结局。
校园里突然走了这么两位,当然也议论纷纷了一段时间,可是,当有新的话题出现后,那些过去再风光的人物,也会被取代,这就是现实,一段茶前饭后的闲话而已。
而现在不算太大的话题就是我跟羽格的订婚,是的,我们终于订婚了,我本来以为会很难,可是没想到父亲那么痛快就答应了,因为他说,他想看看一个羽族的转世,一个羽族的异类,会生出什么样的东西来让他研究。我真得不知道该悲该喜,有人转移了他的视线是件好事,可是却是为了这种原因,算了,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我们没有太大的仪式,只是小小的办了个简单的订婚仪式,我和他都不是爱热闹的人,我们很满意这样。
回到学院,一切似乎都没有变,新的人物出现,新的话题又出现,这种事情没有断绝的,我们笑着对望,然后向宿舍走去。
一道火热的视线实在是不能忽略,转头望去,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眼中,望着我们错愕的神情,狐熠笑了,“苏梦羽,我又回来了,我这次接受长老所给的任务就是回来追求你,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你高兴不?”
身旁的羽格早在狐熠出现时就乍起了全身后的翅膀,神经紧张的就像是面临着大敌,而在听到他的话后,脸色刷的变黑了,我看,他们之间的矛盾估计又更深了。
看着两只斗鸡,故事应该结束了,可是,好像又没有结束,谁知道呢?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