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y60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鶴鳴山記 線上看-最終章:鶴鳴山記熱推-sibjt

鶴鳴山記
小說推薦鶴鳴山記
“这……”
此时那红衣女子,接口道:真君是不打算回去了吗?
“我答应了“昆”,要帮助他们解决掉“罗列”,
“所以,孟婆,楚璇玑就交给你了,相信“西天那位大佛应该也有对策”。
而后,杨戬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但是你也知道,“西方诸佛”也不是真的想要拯救“三界”,所以,请务必帮助楚璇玑开启这个“装置”……
九璀醫娘
当回到了“界内”,楚璇玑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是离开了月余之久,人间已经不复存在,目光所至处一片“荒凉”,
苍茫大地间,只剩下了那一处处“残垣断壁”一片片“残砖废瓦”,与那遍地的“森森白骨”,在呼啸的大风中,不断的诉说着往日的“喧嚣”与“繁华”。
“树木无覆叶,野草遍枯黄”。
“寒鸦栖白骨,幽魂道哀伤”。
楚璇玑望着这等“凄凉”景象,恨恨的咬了咬牙,便又化为一道流光,向着破碎的“天门”激射而去……
“凌霄阁内”
“就知道你会来”,
玉帝慵懒的坐靠在“金龙宝座”之上,低垂着眼眸,缓缓的说道,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楚璇玑环望了一眼“残破不堪”的大殿,嗤笑一声说道,
“非也,非也,你看到的,不过都是表相罢了”,
玉帝轻摇了下手指,缓缓的站起了身子,遂又渡步而下说道:凡事都讲究“先破而后立”,
一个“体制”存在的越久,它的“问题”与“矛盾”就越发的凸显,
无论“人族”还是“妖族”,
都在同道者互相帮扶下,将步入仙途变得不再是一条难于逾越的“鸿沟”,“证道者”在突飞猛进的增长的同时,他们的目的也不再单纯,
“力量”!“权势”!“声望”!
他们开始“堕落”,
在无止境的“欲望”下,“神”不再“博爱世人”,
“人”不再遵守“道德伦理”,
“在此之下,黑暗将笼罩万物,一切将走向灭亡”。
“一切错误的发展,在毁灭之中重生,它就会得到升华,
所以,“东”“西”二天将会被统一,三界也随之会“重衍生机”,你将会看到“新的规则”,“新的世界”,
“还有,最“纯净的灵魂”。
洪荒之無限兌換
“真是可笑,这一切都不过是你“自私自利”的借口罢了,你没有资格替“苍生”做选择”!
楚璇玑说罢,向着缓步走来的玉帝,摆出了进攻的姿态,
“你,阻止不了我”
玉帝停驻在楚璇玑几步远的距离,缓缓说道,
“他当然阻止不了你”,
此时殿内又出现了一位头戴斗笠的“老僧”,身后还跟着一名红衣女子,
玉皇微转身形,高昂着头嗤笑一声说道:
“哦”?
“万物皆有因果,一切皆有天定”,
“这不是你所信仰的吗”?
“三界之战的“生灵涂炭”你不救,关系到你“西天”存亡时你倒是挺积极的嘛”,
“真是可笑”!
那僧人倒也没有生气,只是轻笑一声说道:
“呵呵”我可不是来阻止你的,
而后又向前缓走几步说道:“一切自有因果,我只是来见证天意的”。
“哦?听你的语气,我会失败,对么”?
玉帝负手昂头轻蔑的望着那僧人说道,
“我只是来见证天意的”,
那僧人又笑着把话说了一遍,而后便不再说话,
玉帝疑惑的又盯看了他一会儿,便又笑了笑把头转向了楚璇玑,
“你相信我会失败吗”?
楚璇玑冷笑一声道:“你的计划到现在为止,确实做的很成功”,
“但是,你可别忘了,天道制衡之下,咱们俩的实力可是对等的”。
玉帝闻言不禁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真是可笑”,
“你觉得打败我,就能结束这一切吗”?
局势发展到现在,早已经不是靠谁的武力强弱来解决的了,“若不然,这和尚早就动手了”。
“你呀,你呀,还是天真呢”。
楚璇玑撇了一眼“仰天大笑”的玉帝,遂又冷冷的说道:“不一定啊,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呢”?
“那我就满足你这个“愚蠢”的愿望好了”!
楚璇玑顿感眼前一暗,便向后倒飞而去,只听“砰”的一声炸响,殿中的一根“玉石支柱”被轰然破碎,
就在“支柱”还未完全倒塌而下时,楚璇玑随即又向着玉帝弹射而至,
面对楚璇玑的疯狂进攻,玉帝从容不迫的左躲右闪着,脸上写满了不屑与嘲笑。
“砰”!
楚璇玑又被打飞了出去,地面一道沟壑卷动着碎石,带着滚滚尘烟,笔直的向前开动了四五米远。
“这就是你口中的实力相同”?
玉帝依旧负手而立,面带嘲笑的说道,
“呵……失败了呢”。
“无所谓了”,楚璇玑此时有些绝望了,虽然“天道之力”随着东极的陨落已经全部恢复,但在玉帝面前,竟还是毫无招架之力。
击败不了玉帝,“装置”就无法开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一招定胜负吧”!
楚璇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惨然一笑的望了一眼红衣女子,然后传音道:“等一切结束后,找一户好人家,将玲珑姑娘送入轮回吧”。
孟婆一惊,就要上前阻止,但被身旁的僧人伸手拦住,随后那僧人摇了摇头说道:“一切都是天意”。
此时,一轮如圆月般的“八卦图阵”缓缓的转动在了楚璇玑的身后,一柄紫光长剑跳跃着电弧,出现在了楚璇玑的手中。
长剑猛挥之下,凌霄大殿化为一阵飞灰,
玉帝冷笑一声,背后便浮现出了十二柄金光道剑,
“天罗覆灭”!
“剑困游龙”!
两声怒喝声起,
就在“楚璇玑”将要落掌时,玉帝背后的那十二把道剑尽数出动,在楚璇玑头顶,围成了一个金光剑阵。
“道剑”极速落下,四周“虚空”在一阵颤动中,被切成了碎片,
随后,一声“巨响”夹杂着狂暴的气浪随之向着四周席卷而去。
“不”!!!!
孟婆被僧人拖拽着消失在了天际,
“天意……结束了”。
此时“异界”之中的战争也结束了,“人族”惨败……
“天元子”怀抱着“王良四”的尸体,“目光呆滞”的拖着一条残腿,“喃喃自语”的向着山外缓缓走去,那背影,有说不出的“凄凉”。
“风啸云”的禁术“天脉之门”,几乎耗尽了他的“寿命”,此时已是满头白发的,躺在一个深坑之内粗重的喘息着。
“罗列”背后的两只翅膀,被人生生的折断后,又被撕扯而下,
透过那鲜血淋漓的后背,甚至都能看到它那微微起伏着的心脏,而心脏之上,一枚闪着金光的“钉魂锥”慢慢的暗淡了下来……
此时的它,正低垂着扭曲变形的双臂,仰着它那丑陋的头颅,在一声声哀嚎中,缓缓的倒地而亡……
“杨戬”低垂着头,跪坐在了一片碎石之间,
一把银亮的“三叉戟”,穿透了他的身体,
他满是血污的手指间,几片羽毛缓缓被风吹落……
此时,一条“黑犬”拖着残破的身躯,“呜鸣”着伏在了他的身旁,随后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醒醒!醒醒!”
一个陌生的声音,唤醒了昏迷的楚璇玑,
“唔……”
“这是……”
“这是哪里”!
楚璇玑猛的惊醒,一把推开了身旁那个人影,
而后慌张失措的,环望着四周白茫茫一片的景象,又询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
“我是天道之灵啊”,
那人并没有具体的形象,只是一个模糊的人影,就像影子一样,
“天道之灵”?
“那是什么”?
楚璇玑缓缓的站起了身子,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与身体,遂又说道:“我不是在和玉帝决斗吗?怎么来到这里了”?
“哦?怎么来的?”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人間四月天
啞妻種田:山裏漢子寵上天
“你已经死了呢”,
那人影飘忽着说道,
“什么?”
“呵……这可真是可笑”。
楚璇玑也料到了这个结果,只是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那,这是怎么回事儿”?
楚璇玑追问道,
撿來的麻煩娘子
“你想不想拯救这一切?”
那人影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他道,
“如何拯救?”
楚璇玑疑问道,
“唉~笨”
“我可是天道之灵,世间万物,可都是我说了算,玉帝不过也是一个替我做事的”
那“天道之灵”掐着腰仰着头,骄傲的说道,
“我明白了,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你塑造法身吧”?
“既然他受你指使,那你为什么还要拯救?”
“这一切不是你想要的吗”?
楚璇玑一直都在思考,听到它说玉帝为它做事时,遂望着那模糊的身影,恍然大悟道,
“哎呀,不简单呢,这都被你发现了”,
楚璇玑则一脸鄙夷的环抱起了手臂,
“不全是呢,玉帝可不是这样想的哦”,
“我可没让他,把一切都搞成这个样子,”
“而且,他在最后一刻,竟然把天道之力据为己有,如今谁也控制不了他了,这样恐怕要出大事的。
“我可以帮助你扭转局势,让一切重回原点,一起拯救苍生,”
“怎么样”?
楚璇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坚定的抬头说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法宝”不知道你能不能打开它”,
道不自 v三
“如果可以的话,咱们的胜算会高一些,”
“天道之灵”疑惑的问道:“哦?拿来瞧瞧”
楚璇玑随手划开“虚空储物空间”,拿出了那个“罗盘”,并交给了“天道之灵”,
“这个东西可真奇怪,我还真没有见过呢,”
“从哪里得来的?”
它当然没有见过,这个东西可是来自未来,
楚璇玑轻笑一声道:
“一个友人赠送的,据说威力巨大,可屠神”,
“快打开吧,我也没见识过,”
楚璇玑说着,便转动了一下上面的几个数字,
“嗯,好吧”,
随着灵力的注入,“罗盘”在晃动中闪动起了“七彩炫光”,
随后楚璇玑一把夺过“罗盘”大笑道:“哈哈哈,就你这个智商还想骗我”?
“我可没那么蠢,去相信你的鬼话……”
话未说完,人就消失在了七彩漩涡之中……
“不”!!!!!
缓过神来的“天道之灵”向着楚璇玑消失的地方,绝望的大喊了起来。
“天道之灵”未成“法身”之前,是无法离开虚无的天道之内的,
它若想塑造“法身”,就必须要将“玉帝”这个本源之体吸收掉。
它本想借“楚璇玑”这个天道之身去收回玉帝,但是,它失策了,它没料到“昆”居然发明了这个东西。
它被一个它眼中如蝼蚁一般的人类给戏耍了,它又怎么不愤怒呢?
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苦心经营千百年的计划,就这样被破坏掉了,它又怎么不绝望?
一切只能重新开始了……
随着“七彩之光”重新返现,天地回转,一切又都如一本打开的“书卷”一般,一页页的从最后一章向前翻过。
“……”
百里青翠的“鹤鸣山道上,一名孩童含着满眼泪水,奋力的向山顶奔跑而去,只见他越跑越快,而后,身影逐渐的化为了一道“流光溢彩”的雷电……
“你从哪里来的啊”?
“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家乡在打仗,死了好多好多的人,娘亲……爹爹带着我逃了出来,可是……可是如今,他也死了。”
祭奠之遊戲 傳說中的奇跡
“唉,在这烽火乱世,就再也没有其他亲人了吗?”
“嗯嗯,没关系啊,我自己也很坚强哦,
道长,能讨顿斋饭吗?,剩下的也没关系,我不挑食呢”。
“吃了这顿饭,你就留在这里吧,既然你能来到这里,那即是与我有缘。”
“(慌乱的吞咽声)唔,唔,真的可以吗?”
“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愿意,愿意,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楚子安”
嗯~“与子同安”,可真是个好名字,不过,进了我道门,就要改名字喽,你同不同意?”
“嗯嗯,师父说了算,”
“哈哈,好!就叫……“璇玑”,怎么样?”
“嗯嗯”
(师父,这次我一定能阻止这一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