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s5m妙趣橫生小說 九歸笔趣-三十五、狹得不能再狹的路讀書-63xf2

九歸
小說推薦九歸
楚江淮接过杨朗递过来的一杯热茶,并不急着喝,而是望着上方的热气,若有所思。
“黄金狮子乃是举世闻名的杀伐凶物,历来只用于供奉,极少动用,造成皇宫内乱乃至休国灭国的,也正是这样一件令世人眼红的灾物,而罪魁祸首,正是那四周天门。”楚江淮饮了一口水。
助鬼為樂系統 左斷手
云法柯身躯一震,公渉离放下了手中的剑,空明弟子不再窃窃私语,而是叫嚷起来。
“传说狮鹫皇之心有撼天动地之威能,正逢那时四周天门的首领,墨玉巨宫的主人在一次意外中受到重创,需要大能者的精血肉块滋补,于是隐匿无数岁月的四周天门便瞄准了休国皇宫,派出诸多妖孽人物渗透进来,发动了那一场叛乱。”
“叛乱结束后,鹿角亲卫军仅剩不足三成,将领中除了我、李将星、苏奉凭等几位,全部战死。然而大将军依旧没有死心,率众人在皇宫疯狂搜寻,找到了先皇血脉硕果仅存的岳舟公主,将其连同黄金狮子运送出宫。”回想起那段往事,楚江淮布满皱纹的脸上更加褶皱了。
“四周天门四散眼线,江亭候的叛军、名义上的勤王之军也在各个关卡设防,他生怕大将军不死,还派出麾下轻骑营,昼夜巡防。大将军是何等人物,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细密筹划,将还效忠自己的亲卫军和谍子营分成十八路军,一日内各尽所能往外突围,十八路军十七路疑兵,着实牵扯了极大的精力,让黄金狮子和岳舟公主逃出生天。而造成的损失也不可计量。十日后,在约定的汇合点,只有五路伤亡惨重的士兵到达,其余尽没,大将军也在突围中身受重伤,一身逍遥境修为丧失殆尽。”
高手很低調
只為遇見你 桑榆未晚
“后来的事你们也能猜到,黄金狮子的杀阵不断暴走,造成数百名士兵死亡,大将军不得不提前着手准备自己的计划,他一边让李将星采购百丈龙骨准备造船入海东逃,一边收集红霏铸造抵御杀阵余威的模子。一年后,燕海停无声无息入海,建造师全部被抓到船上,防止泄露秘密。他们打造出红霏罩后,将黄金狮子装入其中,又在外部浇上变化符,然后是防水的铸铁壳,最后是木壳与机括,就这样,燕海停海底的下方多了一艘‘船’,只不过不装人罢了。”
公渉离点头:“所以你们的吃水线那么奇怪。”
“燕海停在海上航行二十多年。本来大将军只准备向东到达云州即可,然而他却意外发现航行本身也是一个躲避世人眼球的绝好办法,无心插柳,商船燕海停的名字便出现在了彭国海旗司的名簿上。十年后,极北之地的天渊,独克楼于无尽冰川中显现,燕海停再度死伤惨重,大将军,也就是船主一病不起,四年后悲然离世。”楚江淮拧了拧自己的鼻子。
“朱笑继任船主后,凭借手腕和过人心智对船上的一切开始重新掌控,也经历了一些洗牌,到现在船上的老人基本都已经死光了,我是为数不多的。船上的人皆听命于他。”
公渉离提出了一个问题:“海卫究竟有多少人,实力在什么水平?”
楚江淮深深看了他一眼:“海旗司的名册登记是不足百人,实际上船上常年的一些‘船客’与水手都是隐匿的海上甲士。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流窜到海上的江洋大盗,极少有纯良之辈,性格狠辣,敢拼敢打,又有苏奉凭这个亲卫军教习来教授刀法棍法,虽稍逊于行伍之人,然而也不是能够轻易对付的人。”
重生之虛擬天帝
公渉离耳边响起常人听不到的呼吸声和蹑手蹑脚声,随后清脆的铃铛声骤然响起,前方持盾牌的四人中一个人发出一声警报。
公渉离站起身来:“该说的也说了,我问最后一个问题,船主室的那个女人,是你们的岳州公主吗?”
一听到这里,楚江淮额头青筋暴起,点了点头。
公渉离沉声说:“好。”
云法柯也已起身,对着楚江淮说:“此事毕,我取你和朱笑的命。”
杨朗慢慢起身,长剑出鞘,神情坚定。呈挣扎着想起来,可被杨朗强行按着躺倒在地上。
其余伤势较轻的空明弟子也都一个个拔出武器,视死如归,没有一人退缩。
楚江淮没有理睬云法柯,把那条断臂牢牢固定住,手握一柄长刀,向前踏了一步。
出乎众人意料,第一个闯入这片区域的的不是海卫,而是四周天门的修行者。
一个太行境实力的剑客飞身跃入,手中寒冰细剑迸发出数枚细碎冰凌,瞬间将过道满墙的炎符和铁蒺藜冰了个透彻。他嘴角泛起嘲弄的冷笑,可依旧没有麻痹大意,执剑向前冲击,眼看就要触及到那扇木门,耳侧突然响起一声闷响。
剑客心中一惊,然而并未被吓到,他脚尖一点急速侧身后退,同时横剑在前,准备格挡。
一根**箭横飞过来,剑客冷哼一声挥剑将其打到一侧,突然眼前一花,一张纸贴在了脸上!
他的心瞬间沉到谷底,冷汗不要命地冒了出来。
被玩壞的大宋 向天行
弩箭后面有根细长绳,绑着一张炎符。
云法柯默念:“爆!”
三生情紅塵荒涼
过道上响起了巨响。
悲剧的剑客脸面焦黑躺倒在地上,没了气息。虽然凭借药物和秘术勉强提升到逾二境的修为,可体质还远远未达到这个层次,依旧是刚过一境的那个样子,一张炎符绰绰有余。
“上!”
諸神之下 赫墨
網遊之終極幸運
过道另一边的阴暗处有人开口。
天定良緣錯嫁廢柴相公
又有两人并肩跃出,同时过道另一边也有两人疾奔而来。四位逾二境非刚才那个剑客可比的,还未奔至门口已然亮出各自手段,声势可谓骇然,摧枯拉朽。
塵光舊夢
但最先进入房间的并不是他们。
一柄铁锤直接轰破地板,从楼下砸了上来,屋中人迅速闪开。一个身材魁梧的身穿蓑衣的大汉爬了上来,他咆哮着挥舞起自己的铁锤,将一个手握盾牌的空明弟子砸得口吐鲜血。他瞪着硕大的眼睛,一脸恐怖的疤痕尽露无遗,看样子是个纯粹的武者。
楚江淮找准机会欺身上前,一只肩膀撞在大汉握锤的手臂上,另一只手持刀从下向上捅进他的肋骨,狠狠地转一下以后拔出来,再捅了进去。
大汉喊叫了一声,将锤子扔向了站在最前方的公渉离,公渉离疾速跳向前去躲开锤子,一脚踹开房门。古铜剑瞬间解封,刚烈无比的明火之气爆发出来,火势随墙壁蔓延开来,把冰封住的炎符和铁蒺藜引爆了。
火焰与铁片像蝗群一般冲向那四人,四人神情各异,但都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他们或者动用法宝,或者祭出秘术,险而又险地闪过了这一轮堪称致命的攻击。然而没等他们做出反应,两个人影已经从火焰中冲出来,饿虎般挥剑扑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