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fy2精华都市小说 皇兄萬歲 愛下-10.我算不算合道了?(兩合一)看書-j8h6c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夏极随着苏甜来到了苏家四重天。
此时,整个四重天只有他、苏甜,夏小苏三人。
夏小苏在门外的千层石阶上坐着,双肘撑着大腿,手掌托着脸庞,她远远地眺望着不远处的灵气云海翻卷,以及那黑暗无物的虚无空间…
她坐在这儿,却也不生气,她明白兄长不是不告诉她那些秘密,而是现在没法和她说,生怕她无法承受。
但她自己心底也有了些小揣度,可能…似乎…从未来回来的兄长面对的对手很不简单啊,应该是远古时候、甚至荒古时候的某位大能吧?
識翠 碎竹葉
可大能又怎么样?她虽然只是继承了上古大帝的力量,但现在所有人的境界都被压制了,她还真不怕对着古代大能挥拳。
哥哥到底担心什么嘛?
难道,他还怕自己知道敌人身份,下手就软了?
怎么可能?

大殿内。
夏极看着苏甜。
无论什么情况,苏甜都注定了与自己彻底捆绑在一起了,甚至是真正意义上的一起捆绑到世界的尽头了。
如果他失败了,那么他会被消化,苏甜怕是会被丢入黑潮。
如果他胜利了,那么在这个大能稀缺的世界里,苏甜也会成为自己重建宇宙的得力助手,除非宇宙毁灭,她才会消失…至于新的宇宙是什么样子的,他根本就是两眼一抹黑。
这所有的东西都是需要他去肩负的,总不可能他胜利了,一切就自然而然地好起来。
宇宙和宇宙之间,从本质到表现,从规则到力量体系,再到空间架构,都差别极大,虽有类似,但却完全不同。
如果他没有出过蓝星,怕是只觉得这一切如同梦幻都只是说说而已,可现在他见识了两个宇宙的存在方式,自然不会在坐井观天了。
宇宙的创世部分固然是由天道来完成的ꓹ 可后续的造物、教化以及真正的建设、维持,却是需要诸多大能存在的。
苏甜ꓹ 也许就是自己未来的诸多大能里的第一个了。
所以,夏极对苏甜是没有半点隐瞒,他把有关“未来趋势”、“天道真相”、“盒子宇宙”ꓹ 以及目前的情况,“对弈”规则都说了一遍。
苏甜即便再见多识广ꓹ 也着实震惊了,她努力地消化着接收着这些信息。
她可不是那种“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女人ꓹ 她需要从自己的角度、阅历去理解…
见到ꓹ 夏极还要再说,她揉了揉额头道:“时间紧迫,争分夺秒,我们去雏龙池里说。”
夏极点点头。
两人离开四重天后,就直接拉着小苏去往了三重天。
苏甜直接出示了家主特许令,然后就带着夏极穿过了大点守护,进入了殿中。
雏龙池ꓹ 即苏家灌顶之处。
两人才踏入其中,就被腾腾的白色雾气所包裹了。
远处的天池里则是不少的“养料”ꓹ 只要吸收了ꓹ 就能够在精气神三方面皆达到最高层次。
苏甜自然不要灌顶ꓹ 便是催着夏极进去了。
她则是坐在天池旁ꓹ 雪白大长腿半掩于分叉的绸纱之下,斜斜紧并起ꓹ 眸中则是含着沉思之色。
对于面前男人所说的话ꓹ 她一直在考虑ꓹ 直到刚刚,她脑海里完成了诸多复盘和印证ꓹ 诸如“为什么自己感觉不到未来的力量了”等等也有了解释…
她同时也明白,这是到毕其功于一役、两大阵营完全冲突的厮杀之时了…
但对她来说,只能、也只会选择面前之人。
因为,这不仅仅是两人之间的感情,这也更是唯一能让她走向光明未来的路。
于是,苏甜很快进入了状态,开始不遗余力地帮助夏极,她分得清轻重,这种层次的对决里,一点点信念的动摇、一点点犹豫就会彻底毁了一切。
她抬头,竖起五根手指道:“九人,世家玄阵主场,儒门八奇加他们的老师颜愠,法器灵宝,势力大小。这就是五个决胜要素。”
她稍稍顿了下,分析道:“假如有任何一方固守世家不外出,那么双方唯一的途径看似是拼寿元,其实不然。
因为玄阵的触发是有间隔的,且每一次触发都是需要有所损耗的,而不是无限的。
那么,占据劣势、固守世家、妄图凭着玄阵进行比拼寿元的人…其实是已经败了,因为占据优势的一方会源源不断地派遣人进入世家、发动攻击。
而在世家的防御被消磨掉之后,他们就不得不使用玄阵,当玄阵使用过一次两次三次…直到短时间无法再使用时,想着死守世家的一方就彻底失败了。
所以,守不了。
所以,比拼寿元几乎是不存在的。”
苏甜继续分析着:“法器灵宝虽然强大,但真正能用作压轴的,只有儒门八奇和颜愠,因为他们掌握着独特的玄阵与阵盘。
玄阵也许我也会些,可阵盘却在他们手里,与他们绑定,所以…这九人率领大军、消耗十年寿元造成的全力一击,便是除了无法移动的世家玄阵力量之外,最强的力量。
至于法器,也许数百数千人一起动用法器,也能造成类似的效果,但法器损耗度太大,整体使用不如拆开使用。”
“至于我们九人的优势,第一是手握可被视为顶级法器的灵宝,第二则是个体战力也可被视为顶级,第三则是我们所属的世家所掌控的天下…某种程度上,你与祂的战争,很可能会拉入到争霸天下的拉锯之中。”
“如果要取胜,最简单的莫过于让对方落入你的陷阱,在你布下陷阱的周围,使得你的力量彻底压倒对方,这就可以了…
可是,我觉得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的,低估对方的代价,就是自己的一败涂地。
所以,只能步步落子了,在越来越复杂的环境里,寻找胜利的契机。”
夏极听着苏甜甜甜的声音,以及这雏龙池里发出的响声。
腹黑總裁:獨寵小萌妻 狐貍小公子
咕嘟咕嘟咕嘟…
那是一个个泡泡从池底翻滚而出。
而池水里显然蕴藏了一种玄奇的力量,这些力量正在冲开他的毛孔,向着他身体里挤去…
所到之处,如是天上甘露浸润了贫瘠之土,使得夏极如今这凡夫俗子之体开始变化。
筋骨肌肉,皮肤血管,五脏六腑,一切的一切都在变化。
每一点力量里都蕴藏如是要爆炸的能量…
夏极舒服地躺着,感受着此时身体的变化。
他双目闭上,守住灵台,感受着这灌顶。
位面之幻想世
这别人看来赞叹不已的灌顶,与他眼中,却是粗糙的很。
苏家龙池,气之极限乃是——龙吟气。
一不小心嫁了總裁
劲之极限乃是——龙血劲。
精神之仅限乃是——龙神明。
異界至尊戰神 獨孤小杜
可这三样东西,夏极真的是一丁点儿都看不上眼。
他的气势这无穷无限宇宙里的黑潮。
他的力,是那焚烧空间的太阳,是千象俱显,一化万物。
他的精神,是踩踏于包括阿弥陀佛在内、所有古代神佛肩上,再凭自己的坚持,一举触碰到的真正道韵,那是可以开天辟地、演化宇宙的精神。
所以,他此时不仅仅是在被动地接受着灌顶,更是在这灌顶之中,开始将自己的力量演化出来。
这造成的后果,就是别人也许只是两炷香时间就灌顶结束,可是他却需要花费不知多久。
别人也许只是吸收一份的“灌顶物质”,就可以踏入精气神三玄功的巅峰,可他却许多更多份…他相信,天道很可能也在与他做着同样的事。
两人的开局,都是争分夺秒,因为这是一场断未来、断一切的厮杀,胜者拥有一切,败者一无所有。
苏甜见他专心,也不说话了,静静看着池水里的男人,不时抓起天池池边上的半面水葫,一瓢一瓢地舀着水、再浇灌到那男人的躯体上…
哗啦啦~~~
傲嬌鬼夫,我不約 酒小魚
哗啦啦~~~
雾气氤氲,仿似天上仙宫。
虽是孤男寡女,但显然这男女都不可用寻常去判断。
这两人便是“坦诚”相见,也不会因为欲望而相拥。
苏甜伸手轻轻触摸了一下他的躯体,只觉如同火焰,而她的手指则相对很冷了…
冰冷的小手轻轻覆盖在了那火焰般的躯体上…
恍如寒冰于流火之上轻轻滑动着,又似温柔的妻子在服侍着归家的夫君沐浴…
苏甜也感觉到这男人很可能在吸收更多的东西,而这“雏龙池”里的诸多龙血、灌顶则早就以他为中心、化作了条丝分明的风暴,正在向他汇拢而去。
她深深看了夏极一眼。
慢慢地,她舀水的动作停了下来,冰冷小手的滑动也停了下来。
啪。
一瓢水葫芦被远远丢开。
雾气朦胧的天池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仿是开天辟地便有了的阴阳双极,终于缓缓地靠近,又交融在了一起,天池也似乎挣脱了原本的局限,而化作了汪洋的大海。
夏极只觉得自己仿是在这海里。
但海水却并不冰冷,而是暖流。
春深夏未至,暖潮一阵一阵地拍打着,时而轻缓如是一首安宁心神的小夜曲,时而狂暴令他仿如驾驭着一叶惊涛骇浪之上的扁舟,他使劲全身解数,努力地控制着不在这疯狂的力量里过于沉沦。
可汹涌的怒潮却是一下一下狠狠地淹没过那扁舟,浪潮一下一下撞击着,拍打着,时而那咸湿的海水还会飞溅而起,淹没过他的躯体。他也开始了抗争,以人的力量,在这怒海之中,努力地挥舞着手中的竹篙,一下一下地点入那浪潮之中,以维持扁舟的平衡。
许久。
海洋如是无力了,终于平静了。
星光漫天。
而胜利者,虽是疲惫不堪,可只觉身心都拥有了极大的力量。
似乎,当他在与这天地之间伟力对抗时,他也获得了天地般的力量。
种种幻境,逐层闪去。
夏极缓缓睁开眼,只见那甜甜的少女正依偎在自己怀里,只不过两人却干干净净…
也许刚刚不过是一场精神的交融罢了。
可是,他却觉得身体里多出了一份“根本不是灌顶能得到的大力量”,也许这就是刚刚他所得到的好处。
苏甜小鸟依人地依偎着他,又翻开眼看了看他,然后笑了笑,见他嘴唇嚅动似要说什么,便是双指点出,压住了他的唇,然后一拉他的手,往雏龙池池底游去。
这天池很深,两人黑发如水草,在水流里梦幻般地摆动着。
而,在那光线已经极其模糊的黑暗里,苏甜忽然一拉夏极,双手捧着他的脸颊,稍顿刹那,便是深深地吻了上去。
雏龙池的池水又开始了波动,时而舒缓时而疯狂地动荡着…


窸窸窣窣的声音后。
苏甜站在池外,柔声道:“你安心修炼,提升力量,外面的事先由我来做吧。
我早就知会过苏家家主了,他会见你就如见我一般,言听计从…
你不必急着出来,如果来不及,你那两个月后东海城的天辰客栈之约,就由我去吧。”
她如同一个体贴的小妻子,临走时又将一枚储物戒指轻轻放在了池边,温和道:“里面有诸如龙行千里,还有你可能会需要的诸多东西。”
见到夏极似乎要说话。
苏甜忽然一个转身,趴在了池边,托着腮甜甜道:“喂,我刚刚算不算合道了?”
夏极:……
苏甜说完,居然脸还红了红,也不待回应,便是急忙扭身往外跑去了。
脚步声渐远。
夏极知道自己确实需要时间来消化,因为苏甜刚刚的行为,已经让自己被动的完成了“采补”…
简而言之,她弱了,可是自己却获得了一股相较于这躯体、甚至前世,都前所未有的力量。
他心有一千万法,再后来于宇宙穿梭、盒子关闭之际,又是感悟极多,一念化万物,万物生一象,万象归一念…
所以,他花费了九千年,于人间得法一千万。
可却在后来,感悟天地大道,于那时间已经完全无法计算的须臾里,得法九千万。
万法磨一象。
如今,磨成一万象。
苏甜让自己“采补”得到的力量,也许不足以施展着这万象,甚至千象也不行。
但至少,这股力量已经能让自己取回“自己部分的真正十境实力”了。
他的十境,无敌于天下,无敌于万古。
夏极闭上眼,一边缓缓吸收着“雏龙池”里残存的所有灌顶之力,一边于身心脑海里开始构建那强大得力量。

PS 1:友情推荐新书《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头号玩家高手重生,通关世界的故事。精品作者的马甲。
PS 2:再友情推荐一本《家有萌徒养成中》,作者:楠烟生北渚。